手巾任全来:照顾老小孝为先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8-12-22 13:03

  任全来自从1992年再婚后,尽心尽力抚养、照顾两个家庭组合而成的4个孩子、5位老人,荣获2015年度“北京榜样”,经媒体传播后,街坊邻居叫好,去医院看病也被医护人员夸赞。其实,孝老爱亲是每个人的本分,并不值得多说。可是人们看到不少“空巢老人”“留守老人”处于“出门一孤影,进门一盏灯”的生活状态时,任全来的所作所为就格外让人敬重。任全来说:“人的一生有两件事最重要:在单位里干好工作;在家里爱护上老下小。”

  任全来担任过北京现代建材公司一厂党支部书记、公司武装部长。这期间,他的父母病逝,妻子也在过铁道口时被撞身亡。1992年9月,48岁的任全来与同样丧偶、39岁的刘克清再婚,要抚养、照顾的4个孩子、5位老人中,有自己的一儿一女,刘克清的一儿一女,自己前妻母亲,刘克清父母和她前夫父母

  在任全来眼里,老人不仅身体逐渐衰弱,精神依赖也逐渐加重。再强悍的人,一到晚年就是弱者,需要晚辈生活上照顾,更需要晚辈精神上抚慰,给他们当家、撑腰

  任全来前妻母亲住在河北涞水,身边虽还有儿女,但铁路上不幸被撞罹难的女儿,把老人的心掏走一多半,眼泪流干了,思念没尽头。任全来理解老人心,每年春节期间,都要带着现任妻子刘克清和子女,坐火车或长途车去涞水看望;平时听到涞水那边有婚丧嫁娶等事情,自己再忙也要去,实在难以分身,就派儿女去。1992年11月,前妻母亲80岁时,每月工资300多元的任全来,花200元买了个锅盖大小的蛋糕,上面有一个拄拐棍的老寿星,和刘克清坐了3小时的小公共,送到涞水祝寿。在涞水车站下车时,当地熟人见了惊讶地问:“你和前妻家还有来往?”

  人心都是比出来的。2001年,任全来前妻母亲去世前,把自己攒的500元从箱子里翻出来,给几个子女各分了100元,把刘克清也当亲子女,留了100元。2010年,刘克清过马路遭遇车祸,双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任全来前妻妹妹辗转得知,带着9个亲戚,开着小面客货两用车,带着农村最好吃的东西赶到北京探望,还给刘克清和女儿手里塞了钱

  对刘克清父母家不用多说,任全来每周都去。经常是左手二斤元宵给新岳母,右手两瓶汾酒给新岳父。深秋到了,挥锹铲土和煤饼,忙活过冬取暖的燃料。发现平房小院门头有破损,找来几个朋友推倒重砌干了一天。1998年,刘克清母亲患糖尿病并发心梗住进医院重症病房,父亲希望7个子女轮流陪护。刘克清因所在企业效益不好正在家待岗,而自己6个弟弟妹妹,加上弟媳妹夫共八九个人都要上班。任全来对刘克清说:“白天你都包了吧,让他们晚上轮流去。你多受点累没关系,万一母亲有个‘山高路远’,你也问心无愧。咱家的事我全管了。”刘克清在医院陪护母亲70个白天,直到把母亲送走。弟弟妹妹们抱着刘克清说:“大姐照顾妈最多,大姐夫最支持。”从此,这6个弟妹有事就找大姐大姐夫商量,就像对待自己的长辈

  刘克清前夫去世后,经人介绍认识了任全来,回家征求公公婆婆意见。公公支持刘克清再婚,并要求见任全来一面,见面只聊了一会儿,就悄悄跟刘克清说:“不错,人性挺好。”1992年12月,公公食道癌复发,住进潘家园附近的一家肿瘤医院。正在石景山黑石头路上班的任全来,有空就坐地铁倒公交,赶40公里去探望。老人家弥留之际,对守在床前的孙子说:“如果我不行了,找你爸去!”这个爸就是任全来。他果然一力担当,马上操持后事,亲手给老人家穿了四五层寿衣

  任全来和刘克清刚结婚时,任全来女儿上高中,儿子高中刚毕业,干了一份临时工作。两个孩子见家里来了一个新妈妈,立即出现“排斥反应”。婚礼当天,两个孩子都没来,晚上回家时,女儿躲进一间屋子不出来,儿子直不楞登问刘克清:“你来了,咱们能过好吗?”刘克清说:“咱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没有过不好的!”

  任全来女儿小,想亲妈想得心疼,好长时间不接受刘克清。一次洗衣服,在刘克清面前把洗衣盆摔得砰砰响。刘克清脾气急,脱口而出:“别把盆摔坏了!”女儿顿时又哭又摔,还差点把刘克清推倒。任全来先把刘克清拽到里屋:“孩子小,请你多担待。”见刘克清很激动,赶紧又递手巾又端水:“孩子一时半会儿想不通,也很正常,咱们岁数比他们大,应该理解。他们做得再不妥,也是孩子。”

  任全来女儿高中毕业后交了个男朋友,很快就嫁到房山区一个偏远乡村,但和刘克清的疙瘩没解开。刘克清总觉得欠了账,听说女儿生了孩子,就买了几套小衣服托人捎过去。春节到了,就想去乡下看看她。任全来非常支持,俩人提着礼物风尘仆仆来到女儿婆家。女儿一看惊呆了,情不自禁喊了一声:“妈——”这天晚上,母女俩睡在一个大炕上,聊了一晚上

  从去年底到今年初,刘克清被查出颈动脉闭塞,住了3次医院,任全来天天去医院照顾。得知刘克清住院消息,她带着一大把香蕉8个大苹果,从房山区乡下赶到医院,还直埋怨。刘克清悄悄对任全来说:“闺女对我中(挂)心了。”

  任全来儿子结婚后,租房子住在父母家附近。他的儿子出生后长到2岁时,刘克清和任全来见小两口白天上班忙,一商量把这个小家伙白天接过来,晚上送回家,在孩子3岁时又接送幼儿园。孩子长到6岁时,又接送上学,比以前更忙:早上送一趟,中午接回吃午饭,下午又送去,傍晚再接回,一天8趟4个来回。直到孙儿上到小学4年级时,儿子在房山区琉璃河地区买了房搬走才算完

  邻居问任全来:“从没见你们两口子吵过架。”任全来说:“不吵架不等于没矛盾。”邻居不明白:既然有矛盾,为什么你们两口子不红脸呢?其实,脾气急的刘克清一生气还会骂两句,但任全来懂得:即便对方错了也不能较真儿,较真儿就会两败俱伤。不管刘克清火气有多大,任全来掌握一条:先不理你,等你不骂了,再跟你说清楚

  有一句谚语说,与人分享快乐是双倍的快乐,与人分担痛苦是减半的痛苦。任全来把两个再婚家庭老少几代人捧在手里,放在心上,不分远近,亲如家人,靠的就是这种“分享”和“分担”精神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