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幸运五张技巧大堡荐 纸币上的女作家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8-11-28 03:02

  一般的货币上,都会印着国家领导人、历史伟人、政治家,性别也以男性为主。而日币5000元上,却印着一位年轻女性的头像,这就是明治时期著名的女作家——樋口一叶

  樋口一叶年少时,家境也算殷实。她的父亲是明治新政府的下等官吏,从小重视子女教育,在一叶14岁时送她进私塾“荻之舍”,学习和歌、书法和古典日文,给一叶打下了良好的文字基础

  然而好景不长,在一叶16岁的时候,长兄病逝,二兄与家人断绝关系,父亲又因经营失败而破产,身心操劳因病而逝。她为了谋生做过许多辛酸的杂工,饱受困苦,甚至搬到了花街附近的贫民区,开了一家小杂货铺,勉强维持生计。之后受到友人的启发,决定以笔养家。她的文字有着含蓄的美,时而俏皮可爱,时而哀而不伤。她的生活困苦拮据,也正是看尽了世间冷暖,这个独立坚强的女性才会写出这样悲伤而温暖的文字吧

  她的悲伤也来源于她的感情生活。家道中落后,她的未婚夫随即悔婚。之后,她爱上了自己的写作老师——半井桃水。而这段恋情最终因世俗的不接受而断绝,樋口迫于世俗压力,忍痛与半井断绝师徒关系。这也影响了她的创作,在她的作品中,不乏有这些迫于世俗压力牺牲爱情的女子。她有着独特细腻的女性视角与历经坎坷的情感和生活,让她笔下的爱情故事不仅格外的真实,而且具有强烈的情感共鸣

  长年困苦生活和感情挫折令一叶身心交瘁,女作家于1896年11月23日午后因结核病过世,死时年仅二十四岁

  因为那些门第、世俗的牵绊,在每个年代大抵都会有一些难以在一起的恋人吧。是宿命,是无奈。她的一生如同她写出的爱情故事一样,如樱花绽放般绚烂,逝去地短暂而落寞

  一个注定当妓女的少女,和一个注定当和尚的少年,却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彼此,心中都是若有似无的吸引与靠近,却因为世俗的种种阻碍而渐行渐远…

  本文发生在日本明治时代早期,东京下町有名的风俗区吉原花街。以妓女的妹妹美登利的青春期为中心,描写花街周边的孩子们在这种特定社会环境下的生态,预示他们此后的人生走向。余华在其随笔集《内心之死》中说:“日本作家樋口一叶毫无疑问可以进入十九世纪最伟大的女作家之列,她的《青梅竹马》是我读到的最优美的爱情篇章,她深入人心的叙述有着阳光的温暖和夜晚的冷爽。”作者仿照古日语的形式进行写作,因此本书也采用略仿古的语言风格进行翻译,欲将原文的时代感和朦胧清新感重现纸上

  樋口一叶(1872-1896)生于东京,原名樋口奈津或樋口夏子,是日本平安时代一千余年后出现的第一位女作家,日本近代批判现实主义文学早期开拓者之一,日本文坛称之为“明治紫式部”。长年的困苦生活和感情挫折令一叶身心交瘁,于1896年11月23日午后因结核病过世,死时年仅二十四岁。她是明治新时代妇女社会角色变化的先驱者,2004年11月,她的头像被印在5000元面额的日元纸币上,成为日本纸币史上的第一位女性肖像人物

  拐个弯,便是吉原花街正门外的那株回头柳,长条垂拂。齿墨沟倒映着三层小楼的灯火,楼上的声声喧哗似伸手可及。此地车马往来不绝,无分昼夜,俨然无限繁荣昌盛。这里便是大音寺前,这地名颇有佛门气息,却是个热闹快活的所在——住在此地的人这样说道

  绕过三岛神社的一隅,看不到什么华厦,只有屋檐歪斜的十户、二十户人家相连的长排屋。这样的地方实在做不动像样的生意。不过,人们却也用纸张剪出古怪的形状,涂上厚厚的白粉,再贴上花花绿绿、煮串串模样的玩意儿,晾在半开的雨窗外,看上去倒是有趣。且非一两户人家如此,家家户户无不清早晾出,黄昏收回,一家大小皆忙于这样活计

  若前去打听:“这是什么?”便会有人回答:“你难道不知?善男信女在冬月酉日这一天拿去本地那间神社上供的便是此物。咱们糊的乃是这熊手竹耙的坯子。”

  正月里的门松收起之后,人们便开始糊这熊手,一糊就是一年,真是再正宗不过的小生意人。虽不是主业,自夏季起忙碌起来,手脚皆染得五颜六色,新年穿的衣裳全都指望这些活计了

  人们都道:“既然南无大鸟大明神肯给买熊手的大福大贵,自然也会让咱们糊熊手的一本万利。”可惜天不遂人愿,这一带连个有钱人的影子也没有

  当地人多在吉原花街讨生活。男人们在小妓馆打杂,临近开门迎客时,忙着拾掇客人存取木屐用的号牌,嗒嗒的声响不绝于耳。黄昏时分,男人披上外褂出门,身后妻子为他打火辟邪,这一别或许便后会无期。只因无妄之灾无处不在:也许是撞上寻仇的凶徒杀红了眼,误吃了乱棍;也许是坏了痴男或怨女强要拉人殉情的算盘,反而引火烧身。这一不当心便会送命的差使,却似游玩行乐去一般,倒也滑稽

  女孩儿们有在大妓楼给花魁做贴身丫头的,有在那顶体面的七间大茶屋中某一间专管接引客人的,提着灯笼,踩着小碎步颠颠奔走,当这一行的小学徒。若遇人问起出师后的打算,无不现出大展鸿图的抱负,令人莞尔

  也有那些三十出头的妇人,形容干净,通身爽利的细纹棉布衣衫,搭配藏蓝布袜,皮底竹屐踢踏作响,行色匆匆。她们多打横抱个包袱,不用问也知道里头装的是针线活计。她们将正对茶屋后门的吊桥墩子踩得通通响,招呼道:“绕过去太远,便从此处递予你罢。”这里的人管她们叫做裁缝娘子

  这一带的风俗与别处不同,女子很少规规矩矩地将腰带在身后打结。她们专爱挑那花样艳丽的带子,只宽宽地缠起。年轻妇人倒也还好,十五六岁小姑娘噙着枚酸浆果子老气横秋地作这种打扮,大约有人见了要掩目罢。因着此地的风气,也是无可奈何

  夜摊的老板娘昨日还是齿墨沟边小妓馆里的妓女阿紫(这花名还有《源氏物语》的典故哩),今天却同本地出了名的混混阿吉生手生脚地摆摊烤起鸡肉串来。看那举止,总是比良家妇人多一些风韵。待折腾得身无分文了,想必仍回去重操旧业罢

  孩童无不受此地风俗薰染。到了秋季,且看九月吉原仁和贺大会时节的大道。小孩子学起时下有名的陪酒相公露八和荣喜来,举手投足,无不模仿得极快极像,足以令孟母心惊。若夸他一句,一夕之间气焰更添七八分。过不多时,他们便会学着恩客们的样子,将遮头的手巾搭在肩膀上,口中哼着轻狂小调。十五岁的少年这般早熟,着实吓人。一不留神,他们便会在学堂的唱歌课上打着拍子唱俚俗小曲《喜冲冲》,运动会上更是要学艺伎唱拉花车时的号子歌哩。教育本来就非易事,这般光景,教师的辛苦更可想而知

  这姑娘便是大黑屋的美登利,老家在纪州,唇齿间稍有口音,更添可爱。最紧要的是行事疏爽,十分讨喜。她的荷包沉甸甸的不似寻常孩子,自是沾了她那正当红的姊姊的光。嬷嬷姨娘们为着讨好姊姊,不时塞些钱予她:“一点零花钱,小美拿去买偶人玩罢。”这钱给得毫不拿腔作调,美登利便只当寻常,花钱似撒出去一般。譬如给同班的二十名女学童买一色的皮球,都只算等闲。更有甚者,还曾将惯去的文具铺子里卖不出去的小玩意统统买下,推幸运五张技巧博人开心。如此这般,日日花钱似流水,实在与年纪身份不符。但想到她的日后光景,父母便也睁一只眼闭一眼,并不说一句重话

  妓楼的楼主对她也出奇地宝贝,说起来却既不是养女也不是亲戚。一家三口在姊姊卖身青楼那年,应亲去验身的楼主之邀,打点行装风尘仆仆迁来此地讨生活。其中是否另有缘故,外人不得而知。如今一家子寄住在别邸里照看房子之余,母亲帮妓女们做些针线活,父亲则在一间小妓馆里管帐

  美登利除上学外,也学些曲艺手工,其余时间便随心所欲,半日在姊姊处玩耍,半日去街上游逛。朝夕听在耳里的是丝弦鼓乐,看在眼中的是花团锦簇。想当初她将内衣上戴的紫藤花色扎染衬领戴在夹衣上,走在外面被街坊的姑娘们一口一个“乡下人”地嘲笑,气得足足哭了三日三夜。而如今,只有她去挖苦别人,再无人还嘴、公然刻薄她穿得不体面

  “各人皆出些主意,越热闹越好。多少钱都使得,我来出。”美登利一贯地大包大揽,绝无二话,十足是孩子中间的女王,比大人更爽气些

  “馊主意!还不如置一顶神轿,像蒲田屋里间搁的那种真正的神轿。很沉也没有关系,咱们喊着号子便抬走了。”

  头上扎着布巾的男孩话音刚落,女孩们便嚷嚷起来:“那样我们太无趣。只见你们扰攘,美登利也会扫兴。美登利,就拣你喜欢的罢。”众女孩子一副巴不得置庙会不顾、径去常盘座戏院看戏的情状,煞是好玩

  田中屋的正太郎骨碌碌转着灵动的眼珠子道:“幻灯,幻灯怎么样?我那里有一些幻灯片,不够的让美登利买,就摆在文具铺子里。我来放,让后巷的三五郎讲道白。美登利,玩这个可好?”

  “诶呀,这个好玩。阿三来讲道白,大伙儿准会笑个不住。若再将那张脸映上去,就更有趣啦。”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