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五张假牌手巾挑花 有温度有情感的手艺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8-11-22 04:05

  原标题:挑花 有温度有情感的手艺 兜头手巾 十字挑花艺人陈育娥 枕套 十字挑花的“系身”为新娘移步垫

  “挑花”是过去民间广为流传的一种传统工艺,因其以布的经纬结构进行制作,又被称为“十字花绣”、“十字挑花”。在上海市宝山区,罗泾镇的十字挑花是民间有代表性的手工技艺。在罗泾镇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挑花陈列室及艺人工作室,我们见到了几位正在制作十字挑花的妇女。她们围坐一桌做针线,话家常,气氛温馨而富有生活气息

  民间艺人陈育娥性格爽朗而健谈,她是罗泾十字挑花的手艺传人,她向我们展示介绍了十字挑花的工艺制作。挑花的时候,她左手拿针,右手捏住土布,顺着布势插针,从布眼里引线。特别注意的是,挑花的线和土布上的纱不能重叠在一起,而且挑花时要保证每一针始终向前,如果改变走向只能将布掉头,这样才能保证正反两面都十分平整。陈育娥介绍挑花常用的三种基本针法:有纵向的向前的“行针”;有横向的向前的“绞针”;有斜向的向前的针法,当地人称为“蛇脱壳”。这三种针法根据需要而选择使用,但是无论使用哪种针法,每针距离都要保持基本一致,一般是压土布上的四根纱,而且要求正面全部成十字,反面都要成均匀的点状

  过去十字挑花在罗泾镇是十分常见的生活用品。在日常劳作中,妇女习惯用头巾兜头,夏天可以防晒,冬天还能保暖,在田里干活也可以防尘,以致不少妇女长年累月都把头巾兜在头上。据当地《太仓县志》和《浏河镇志》记载,“兜头手巾”被称为当地女性服饰的一种。传统挑花绣的底布大多是土布,由家庭手工纺纱线制作而成,可以看到比较明显的纵横交织纹理,这为挑花绣的产生奠定了必要的工艺基础。罗泾地区用土布制作的头巾基本都是棉线本色,为讲究好看,就配以花纹,当地人讲用色线“游花样”,从最初的随布纹经纬游走花样,并逐步形成了现在传承下来的挑十字花纹饰,形成了罗泾镇流传下来的“十字挑花”技艺

  现场看到几位妇女手工挑花,花样并非是事先画在土布上,而是放在旁边依样做出来的,一些熟练的艺人连样子也不用参照,凭自己的记忆或构思,随手便能将图案挑出来,心里有形,眼里有活,手里有工。看到陈设的当地艺人的绣品,纹饰简约而朴素,样子简明而丰富。十字挑花有八角花、六角花、喜字花、寿字花、八级花、栀子花、荷花、柏枝花、树叶花、攀藤花、腰菱花、灯笼花、鸟花、龙花、狗花、蝴蝶花等二十多种。挑花艺人用十字纹样的巧妙组合,构成了造型各异的挑花样式,有的以动植物为题材,有的以挑花巧妙地替代饰品,比如在小孩肚兜上绣制百家锁,寓意避邪除害,保佑孩子平安。有的与当地民间习俗相关,当然最多的是寄托百姓祈福驱邪寓意的图案,比如喜、寿、比翼双飞、百子图等。这些挑花绣品既是生活实用品,同时也寄托了妇女对家庭以及美好生活的祝福

  罗泾十字挑花广泛应用于日常生活,从头巾开始,逐步扩展到了一些妇女使用的服装服饰,包括“系身钩”。肚兜、包袱布、鞋帮、上衣、裤子、布裙、枕头、床沿、床帘、门帘,以及幼儿用的叉胸、“沾馋”等。同时,也看到了近些年用十字挑花制作的靠枕、杯垫等一些现代生活用品

  十字挑花运用最为广泛的妇女头巾,其底色也各有不同。从罗泾周边地区看,罗店、月浦及以南的人用“里壳布”即格子土布做兜头手巾,昆山人用黑色土布做兜头手巾,只有罗泾以及相邻的华亭人用本色土布做兜头手巾。罗泾本地的兜头手巾在长期流行过程中又逐渐形成了针对不同人群的颜色范式。比如最为常见的白色布面是年轻妇女所用,老年妇人常用深色土布,刚结婚的新媳妇一定要用绿色布,但无论何种颜色的头巾,上面所挑的十字花样均为黑色。与妇女的头巾绣品不同,“系身钩”的图样一般挑于顶面的两个侧角,它的挑花用线颜色就丰富了许多,所以也被称为“五彩挑花”,但“五彩挑花”一般并不应用于头巾绣品中

  罗泾地区与十字挑花有关的生活习俗有很多,特别是在新娘出嫁时,挑十字花的“兜头手巾”“系身钩”是必备的压箱底嫁妆,而且必须要由新娘子自己制作,借此向婆家展示新娘心灵手巧的技艺。新娘被接到婆家后,直到进入洞房前双脚是不能沾地的,这时便有男家两位近亲女长辈用两只挑十字花的“大系身”轮流着放到新娘子面前,让新娘子踩着进入洞房,当地人称之为“移升”或者“又胜”,有移动上升和一代胜一代的意思,而“移升”、“又胜”在罗泾的方言中和“系身”读音基本相同。新娘子在收到长辈的红包后要进行回赠,这在罗泾地区称为“还疼”。“还疼”必须要有挑十字花的“系身”,而且要按婆家长辈的辈分和亲近程度分为大小不同的档次,少则十几份,多则三四十份,所以罗泾有句俗语“赶出嫁”,指的是要赶紧忙碌准备出嫁的挑花礼品。除了在婚俗中的广泛运用,其他诸如造房、生子、寿仪、墓葬等一切被视为人生大事的重要活动中,罗泾十字挑花都是不可或缺的用品,比如罗泾地区的妇女到了60岁,每年在农历七月初七这一天,小辈要为长辈绣制“狗花肚兜”、“狗花裤子”,当地人认为这样可“压邪”,保佑长者健康长寿

  1947年出生的陈育娥,她见证了罗泾十字挑花的时代变迁。她讲道,“过去女孩子学十字挑花,就像现在孩子长到年龄一定要读书一样,绣花是女人一生的功课”,生长在罗泾的女子,如果有女孩到了年龄还没有学会挑花,长辈就会指责她“长大怎样吃人家饭”,意思是嫁不出去了。陈育娥的母亲因为娘家不在罗泾,所以没有学十字挑花,但到了女儿长到十三岁时,一定要她学会这门手艺,陈育娥只能去向邻居请教。谈到现在手艺的传承情况,她笑言:“过去挑花是判断一个巧媳妇的尺子,不会挑花是要被笑话的,现在有钱什么都好买,会不会挑花没人在意啦,但在过去不行。”据她讲,十字挑花技艺在当地也曾一度濒临失传,改革开放以后,过去相对闭塞的罗泾成为重点开发的热土,上海北部工业园区的建设吸引了数以千计的民营企业来到这里投资,工业化进程彻底打破了当地自给自足的状态,自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这里已基本没人再穿着土布制作的衣物,也没人再去挑花插线,原来家家有的土布在日益减少,带有“罗泾十字挑花”的“兜头手巾”、“系身钩”等物也所剩无几。时至今日,过去身怀挑花技艺的人年龄大了,视力减退,难以重操旧业,年轻一代又难以认识传统工艺的真正价值,会挑花的也寥寥无几,“罗泾十字挑花”的传承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罗泾十字挑花是有温度、有情感、有记忆的生活手艺。只有让十字挑花传统工艺在生活中发挥它的文化价值,在“过日子”中去传承手工艺,回归现代生活应用,才能真正地实现地方传统工艺的振兴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