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及1931年11月成立的红色中华通讯社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8-11-21 01:14

  沙飞(左二),原名司徒传,1912年生于广州,祖籍广东开平。1942年7月,沙飞创办了中共抗日根据地第一个摄影画报《晋察冀画报》,培养了一大批革命摄影战士,是中国革命摄影事业的先驱。1944年6月9日,因中弹在太原迫降的美国第十四航空队队员白格里欧中尉(左三)被八路军游击队营救,晋察冀画报社对此做了图文报道。1944年7月18日,白格里欧中尉到位于河北阜平县洞子沟的画报社参观,与沙飞、翻译董越千(左一)等人在土造制版机、轻便印刷机前合影

  1947年的大清河北战役中,摄影记者黎枫跟随尖刀班。攻打霸县前,黎枫这样做战地动员:“不要乱套!我给你们照!英雄好汉都在我的镜头里!”

  2018年10月,“国家相册 致敬历史”展览掀开了新华社中国照片档案馆的面纱一角。此前新华社出品的100集微纪录片《国家相册》也使用了部分馆藏照片,每集六分钟,使用五十余幅照片。▓每张照片的停驻时间很短,让人来不及仔细端详。照片蕴含的历史细节,是需要静观的

  一张记录1951年河北省定县耀城村“冬学”的照片上,头包手巾或戴“三块瓦”棉帽的农民,人手一册书,热切地望向同一个方向,让人联想到“希望”和“未来”。虽然人挨人,但构图毫无杂乱、▓重复之感,每个人都是专注的,又各有各的表情,照片充满动感。农闲时的“冬学”是扫盲形式的一种,此外还有识字班、夜校等。1930年代起,中国发起一波又一波扫盲运动,区域从苏区扩大到抗日根据地、解放区和全中国

  1950年代初,一对新人在阳光下展看他们的结婚证,背景是一树灿烂的春花,像是杏树。▓《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是新中国颁布的第一部法律,废止买卖婚姻,结婚自由、离婚自由、一夫一妻、保护妇女儿童的权益,今天看来天经地义,但移风易俗从来都不简单。婚姻法实施之初,全国各地都出现婚姻问题引发的非正常死亡

  1955年3月的一个风雪天,天津南郊几个身着棉袍的农民在一方小小的窗口兑换第二套人民币。画幅中呈现的是他们的背影,两辆靠墙放的自行车,一头跟主人而来的小牛,以及张贴在窗口上方的大布告,上书兑换比率及注意事项。字迹被雪打得有些漫漶,但兑换有条不紊。相比1949年之前历次币制改革,这次改革平稳顺利、波澜不惊

  1956年2月23日,新疆石油公司黑油山钻探队的工人拧开第一口出油井阀门,被新华社摄影记者拍摄下来。同年,外地垦荒青年在黑龙江萝北草原上跳着集体舞,两人一组手拉手,组成一个大圆圈,圆圈中间有人在吹笛子、拉二胡,圆圈外有一个简易的篮球架。他们的生活中有集体舞和“康拜因”(注:即联合收割机),也有浓得化不开的离愁。垦荒移民大多数留在了第二故乡

  另一张照片记录了1950年代中期,巧手的裁缝把旧大褂改造成“布拉吉”(注:俄语音译,即俄式连衣裙)的情景。天津市缝纫供销社的工人正在用烙铁熨布料,身后墙上挂着两件成品,都颇有“设计感”:腰带、胸前褶皱、泡泡袖,搭配连衣裙的小外套带着小巧的圆摆。照片应该摄于1957年前后。当年棉花歉收,无法完成预定采购目标。国务院规定,从1957年5月起,该供应年度的第二期布票折半使用。一时间,大小报章上很多主妇、裁缝介绍省布的经验

  在中国照片档案馆馆藏的1000万张照片和200万张胶片中,这些影像是沧海一粟

  1955年12月28日,上海市信大祥绸布店在职工们的掌声中挂上公私合营的新店牌。摄影记者陈娟美完整地记录了上海公私合营的情形。(资料图/图)

  中国照片档案馆成立于1984年,前身是1950年成立的新华社摄影部照片档案室,再向前可追溯到《晋察冀画报》社主任沙飞随身携带的两只皮包,以及1931年11月成立的红色中华通讯社。该馆收藏的最早一张照片拍摄于1892年,最早一张底片是玻璃质地的,摄于1896年,上面的人物是沈钧儒的夫人和儿子

  中国照片档案馆一位研究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新华社发稿照片全部进入该馆,该馆也接收其他相关单位的照片并对外征集影像资料。馆藏照片和胶片涵盖政治、军事、经济、科技、文化等诸多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照片档案尤为全面、完整。红色中华通讯社成立当天播发的首张照片《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复制底片,曾搭乘“神舟九号”飞船遨游太空

  陈小波与这些图片打了多年交道,她是新华社的高级图片编辑和首席策展人。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同事称赞:新华社就是这样一个机构,大家都在往前赶新闻,只有陈小波一个人回到历史深处,把我们的珍珠串起来。“我哪里是串珍珠呢,我每次到地下二层,走进被称为影像秘境的中国照片档案馆,简直会被珍珠滑倒。”陈小波向南方周末记者形容

  2007年11月的一天,在新华社黄亭子宿舍区,一群老人在户外长椅上晒太阳。通常一张椅子能坐三个人,他们四五个人挤坐在一起,其中有拍摄《夜攻单县》《十八军进藏》的老记者袁克忠,拍摄《占领南京》的老记者邹健东。▓老人们在阳光下闭目不语

  那年年底,陈小波受邀在新华社《摄影世界》杂志撰写专栏,她提出为摄影部的老人家做口述史。2008年2月,“口述新华”项目启动,第一批采访对象被她称作“中国的一群卡帕”(注:罗伯特卡帕,匈牙利裔美籍战地摄影记者)

  陈小波的第一个采访对象是袁克忠。袁克忠的代表作是摄于1946年的《夜攻单县》,他处在突击队的位置。爆破组把城墙炸开一个缺口,他举起相机的瞬间,敌人一发炮弹打过来。他记录了十几个战士的剪影:扔手榴弹的、肉搏的。“这张照片拿到哪里都是一个大作品。谁也不知道照明的不是闪光灯,是敌人的炮弹。”陈小波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袁克忠拍摄的好照片不可胜数。1950年代跟随部队进藏,为拍摄战友们在海拔5000米的雪山上逶迤前行的场景,他爬上对面海拔6000米的高山,按两下快门就晕了过去,抱着相机滚了下来

  那一代摄影记者自觉地用相机拍摄符合时代精神的视觉奇观。某种程度上,这是战争年代养成的习惯

  1942年,18岁的河北农民袁苓参了军,恰逢冀中军区举办摄影训练班。袁苓成为学员,两年半后拥有了第一台相机,有时要跟同事合用,“那时相机很少,苏联给了几台,有些是日本人那缴获来的”。胶卷也十分难得,主持军区摄影工作的沙飞和石少华要求,一盒胶卷的12张必须拍摄两到三场战斗,尽可能靠近火线最前沿。袁苓收集的编辑于1947年到1948年间的《摄影网通讯》上,某期头版头条批评摄影记者孟振江离战火太远。几个月后孟振江又出现在头版头条他牺牲了

  在实战中,摄影记者随身携带相机和小手枪,把自己当作“照相的”战士和战地政治工作者,很多人曾跟突击队、尖刀班一起行动。1947年的大清河北战役中,摄影记者黎枫跟随尖刀班。攻打霸县前,黎枫这样做战地动员:“不要乱套!我给你们照!英雄好汉都在我的镜头里!”

  照好的照片在老乡家里冲洗,棉被挂起来遮光,被子呼扇一下曝一次光。处理好的胶卷等通信员来取,有时遇封锁人过不来,有人半路怕苦怕危险撂挑子,有人牺牲在送胶卷的路上

  正因为战争中每一张照片得之不易,从晋察冀军区新闻摄影科建立之日起,科长沙飞就制定了严格的底片保管制度,专人负责背装底片的背包,“人在底片在”。1950年沙飞被枪决,搭档石少华继续严格执行底片保管制度,并建立专门的资料室。他从经过炮火洗礼的百余名摄影记者中选出十几位,带入中央新闻摄影局

  成立之初,中央新闻摄影局还招收了一批大学毕业生。因为急于建设一支队伍,有些大学生还没毕业就进入摄影培训班。1951年底该局撤销,人员转入新华社新闻摄影部

  赵淮青195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在他的印象中,当年新华社在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和山东大学招收了一批大学生,由齐观山、吴印咸等大家上课,培训三四个月之久。在新闻摄影培训班,1956年的北大毕业生顾德华积累了厚厚一叠笔记,图文并茂,如何取景、利用光线都绘有小图。靠“师傅带徒弟”式的传承方式,石少华和手下一批“英雄记者”建立了新闻摄影部的影像风格

  陈小波称钱嗣杰为“勇敢伟大”的记者。在档案馆,每位新华社摄影记者留下的照片从几十张到上万张不等,钱嗣杰留下了一万一千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板门店会谈、北京到拉萨的试航、万隆会议

  1956年,北京到拉萨试航。当时世界上最难的飞行路线余米高空飞行一个半小时,北京到拉萨航线米以上高空飞行三个小时。出发前,全体机组成员留下了遗书。为保证安全,部队安排钱嗣杰乘坐第三架飞机。他认为自己的任务就是记录这次飞行,坐前面可以拍到后面两架飞机。登机后,他打开第一架飞机的底舱口,把一条腿绑在椅子腿上,又叫一个人压住自己的身体,拍下了首航照片

  时盘棋是钱嗣杰的好友。1949年11月重庆解放时,他是一个不到18岁的战士。他第一次摸相机是跟在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司令员陈锡联身后,拍摄渣滓洞屠杀场景,焚尸气味依稀可闻。他看到了杨虎城一家的遗骸,泪水和汗水打湿了他的棉衣。拍完渣滓洞,他跟随部队南下,1962年《红岩》出版才想起那些照片

  “新华社记者从新中国成立那一天开始,就没有一天间断地记录这个国家,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小波说

  1950年代初,杨溥涛到川西参加土改。临行前,▓新华社摄影部主任石少华交代:必须用六张照片的篇幅完整地记录一场运动。另一位摄影记者陈娟美完整地记录了上海公私合营的情形:企业被摘牌时,资本家笑眯眯的表情;家属动员会上,一群华服女子端坐倾听对她们财产和命运的安排;荣毅仁一家及其下属在楼道里读批判他们的大字报

  拍摄这组照片时,陈娟美身怀六甲,为取得最佳拍摄角度,常踩梯子爬上爬下。“文革”期间,她拍了七年样板戏剧照,保存了一套完整的影像文件。有一次,同车的周恩来问她:陈娟美,你的丈夫在哪里?陈娟美答“不知道”,她丈夫常年在核试验基地工作,夫妻两人互不打听对方的工作

  微纪录片《国家相册》第17集叫《冰川之美》。解说词的第一句是:“你可能很难想象,中国科学家和冰川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竟然是为了让冰川更快融化。”1958到1964年,新华社记者记录了冰川科学家的科考壮举,也拍下了这样的照片:科学家和农民一起往冰川上背煤粉,撒在冰面上,促其融化。当时的口号是:向冰川雪海要水要粮

  也是1958年:一个学校的操场上,300个孩子一人面前一座高炉,自家的汤勺被放在里面熔化。一年间新华社记者拍摄了上万张这样的照片

  郑景康是中国著名摄影师,“大师中的大师”,其父是晚清实业家、慈善家郑观应。他26岁于香港开设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摄影室,30岁在北平举办个人影展,1940年底投奔延安。在延安,他拍摄了一批重要照片。作为新华社新闻摄影部元老,1949年后他很少有机会踏进新华社大院。他人像拍得好,有关部门就在院外为他设立一间工作室。每年两会期间,他兢兢业业地为每一位参会代表拍照

  1951年,19岁的维吾尔族姑娘塔吉古勒米尔伊达叶提随夫调入北京,在中央新闻摄影局从头学习汉语和摄影。一年后,她成为新华社摄影记者,齐观山、袁苓等前辈把她当做小妹妹,手把手教她摄影。塔吉古勒很快出师,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出版的大型画册《中国》选中了她拍摄的两张照片

  塔吉古勒的外貌常为工作提供“便利”,一度以为她是苏联塔斯社的记者。周恩来经常不无自豪地向外宾介绍:“看,这是我们的维吾尔族记者。”在档案馆浩如烟海的影像中,▓陈小波发现她的踪迹极为偶然。有一次,她想找马思聪的照片,发现一张塔吉古勒拍摄的,“拍得极好”

  陈小波在数据库中搜索那个陌生的名字,发现她曾是中央组记者,为拍过照

  2013年,陈小波带领团队抵达乌鲁木齐。“中午,大太阳底下,一个80岁左右的维族老妇人站在街角张望,和普通的维族老年妇女没有任何区别。”团队选择了塔吉古勒的十幅照片,意味着她要签一百张每张底片制作十张,几个大盒子。“她就抱着那个大盒子哭了整整一中午,她跟老伴说:新华社把我想起来了。”

  1956年5月26日9点23分,▓由机长韩琳驾驶的伊尔-12型飞机,飞越念青唐古拉山、巴颜喀拉山,在海拔4000多米的拉萨当雄机场顺利着陆,北京拉萨航空线在正式试航成功,将两地间最短交通耗时缩短到十多个小时。据钱嗣杰口述回忆,当时考虑到新建的当雄机场名气不大,为了让西藏通航这一标志性新闻事件取得更好的传播效果,他策划安排飞机在布达拉宫上空盘旋两周,拍下了这张富有感染力的照片。(资料图/图)

  1956年起,蒋齐生多次撰文探讨新闻真实和艺术创作的界限。在他建议下,1958年,新华社《新闻摄影》月刊组织全国性的关于新闻摄影线年又开办了训练班

  袁苓在1960年代撰写的理论文章中也曾提出摆拍问题。接受陈小波访谈时,他列举了战争年代因为摆拍,摄影者和拍摄对象全部被炮火击中的事例。但1960年代新华社关于“摆拍”与“抓拍”,新闻摄影和艺术摄影区别的争论并无明确结果。他本人新中国成立后拍摄的照片也有少数是摆拍的,“只是尽可能照顾拍摄对象生活的真实”

  陈小波的访问对象无一例外地谈起过道德问题、▓忠诚问题。在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里,这些亲历者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地用相机记录时代

  新华社青海分社的老记者王精业年轻时投奔青海的亲戚,先在分社暗房工作,后来成为摄影记者。有一次,他接到编辑的电话:某地发生雪灾,赶快去拍救灾场景。王精业背上干粮袋,辗转多时赶到现场,救灾已经完成。“他没有拍到新闻,但他一路拍风雪,拍冻死的牛羊,之后再辗转去省会冲洗胶卷,两个月后才发回稿子,另外一个编辑不知道此事,加上雪灾早已过去,稿子发不出来。”陈小波痛惜不少有文献意义的好照片就这样被舍弃,但那些能够流传的,“都是撇去新闻的浮沫,仍然好的照片”,无一例外都是记录性质的影像

  《国家相册》第72集中,白菜从种、收、储藏到炒出各种各样的菜肴,两分钱一斤到两块一斤,应有尽有。第82集讲服装的巨变,陈小波说,中国照片档案馆的影像资料可以涵盖晚清到今天,从只能穿蓝、灰、黑三色到街上流行红裙子,从“小脚侦缉队”剪别人喇叭裤腿到最前沿的时尚,关于服装的照片有数万张

  扫盲、修路、婚姻法、考古、年夜饭、全家福每个题材都有数以万计照片静静地躺在中国照片档案馆

  “照片看多了以后,你会发现服装在变,发型在变,人也在变。我们过去的照片里没有胖人,但人们的脸上有一种特别的精神。后来我在西方做展览,他们有一次发言说,终于有一个展览回答了我们西方学者几十年来的疑问:那么多战争,那么多灾难,中国人怎么活过来的?”陈小波回忆

  在最近策划的两个影展,回顾改革开放的“影像见证四十年”和本次“新华社中国照片档案馆典藏展”中,陈小波特别强调照片中一定要有人,但可以用大景和中景:“中国人的生活必须放到大场面里才能说明问题,别对着别人脑门拍。看新华社的照片,你能明显地感觉到:每一张照片都是不会再来的场景。在西方,人家说一百年才叫老照片,我们中国的照片,二三十年就是老照片了。”

  多年与老照片相对,陈小波开始重新思考什么叫“视觉冲击力”:不用大广角拍大场面,不是拍摄阅兵的时候往战士身上洒水,然后仰拍,把脚拍得那么大,把头拍得那么小。视觉冲击力甚至不是故意对相机“看到”的一切做陌生化处理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