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已荡然无存了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8-11-18 13:39

  隆福寺,是明代宗朱祁钰景泰三年(1452年)兴建的,规模颇为宏大,两进十间的庙门,五层大殿;天王殿,栏杆殿、万善殿、毗卢殿和殿。是明朝的香火院,当时的香火很盛

  1987年的北京日报上,有一篇记载隆福寺藻井的文章:“藻井,上中下三层,下有铜铸四大天王支撑,彩云缭绕中,立着一个罗汉。中层为琼楼玉宇的天上宫阙,天宫下为彩绘的二十八星宿神像,宫阙里有仙人天女,都是精雕细琢而成。最上方是一幅星象图,约星1400颗。这座美奂美轮的藻井,不仅是一座希世的艺术珍宝,而且在建筑史,天文史方面,具有极宝贵的价值。”

  清世宗雍正元年(1723年),对隆福寺进行了为期3年的大修,并有雍正御制的碑文,把隆福寺改为雍正的故邸雍和宫的下院,成为庙

  据刘恩禄说:“隆福寺的山门,是明五暗十,中间是山门,两旁是四大天王。隆福寺既无钟、鼓楼,又无哼哈二将。毗卢殿中,供着黄教的创始人“宗喀巴”的佛像,佛像下有莲花宝座,每瓣莲花上都有一个佛像,共一百多尊。两旁是经架,摆着藏经。第一卷藏经在藻井中间的龙口里含着。大士殿中,悬挂着一个圆形的宝鼎,鼎的周围,刻有楼台殿阁,牌楼桥梁,极精细

  前清时,隆福寺的,由管理宗教的衙门发给钱粮,民国时期,他们就以“出经”所挣的“趁钱”(出经是给社会上办白事的去念经。趁钱是出经的工钱)和有庙会时所收摊商们的地租钱,来维持生活

  隆福寺的,西藏人、蒙古人很少,大部分是汉人,他们全是由师付另赐法号,▓如:多拉吉,却结……等等。”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10月,隆福寺由于值夜班的,在瞌睡中,弄倒了油灯,着了一次大火,烧毁了天王殿,其他各殿,尚都完好。但几十年来,历经沧桑,残存的殿堂,白石台栏,以及佛像,藏经等,均已荡然无存了

  解放后,人民政府于1950年,在隆福寺的旧址,建立了高大的铁板棚,召集原来的摊商及东单等地的摊商,来此营业,按其行业分给固定的地点,各自独立经营

  1952年,经董必武题名为“东四人民市场”,以后又经翻修。1988年,改建成八层的大楼,名为“隆福大厦”,由题名,极为雄伟壮观,是北京市一座现代化的百货商场

  隆福寺的庙会,已有二三百年的历史。据《大清一统志》载:“隆福寺,每月之九、十日有庙市,百货骈阗,为诸市之冠。”

  光绪时,震钧的《天咫偶闻》载:“隆福寺……庙市之物,昔为诸市之最,今皆寻常日用,无复珍奇。惟寺左右唐花局中,则日新月异。”

  敦崇的《燕京岁时记》载:“东庙隆福寺,自正月起,每逢九、十日开庙,开庙之日,百货云集,凡珠玉绫罗,衣服饮食、古玩字画,花鸟虫鱼,以及寻常日用之物,是卜杂技之流,无所不有,乃都城之一大市会也。”

  观各书所记,可见当年隆福寺庙会之盛况。民国成立后,因王府井东安市场的兴起,隆福寺庙会,就形成了以日用杂品,风味小吃,和各样杂技为主的经营特色了

  每到庙会之日,商贩们上午就把货物运到庙里来,他们都有固定的地方,由庙里的按地方的大小来要钱,说是收香钱。过了晌午,逛庙的陆续而来,到落太阳的时候,游人渐渐地散去,他们也就都收摊拢帐了

  民国十几年的时候,有一位说评书的老演员海文泉,他在一转儿(在书馆儿说评书,两个月一换人,叫一转儿。)的最后两天,总是说“逛东西庙”。据海文泉说:“早先,庙会上的摊商们,公举一位会首,还有大家公议的会规。其中的一项:过了正午,逛庙的人来的不少了,首先由卖拢梳篦子的先吆喝一声:“哎!买拢梳,刮头篦子咧!”其它的各行各业,有的也就跟着吆喝起来,开始卖货。杂耍场子,也就敲锣打鼓,点买卖了

  庙会上的货物,品类很多,随着时代的变迁,有的逐渐淘汰。现在仅就七七事变前的情况,大致叙述如下

  卖古玩玉器的,摆的都是些小件头儿的东西:瓷瓶、鼻烟壶儿、镯子,扁方儿、耳环、象牙雕刻、古铜造象……等等。其中次品假货也不少

  陈莲痕的《京华春梦录》中说:“京师故例,浮摊多附庙会,故商侩觅蝇头利者,竞趋是间,而以售卖假骨董者为尤伙,破瓦碎铁,莫不标签秦汉。偶有珠玉玩饰之属,亦堆碔砆乱玉、鱼目混珠而已。购者不察,往往受愚、作伪之计,诚无有超乎其右者矣。都市有谚,名之曰“老虎摊儿”,意以若辈贪婪,不让噬人之虎也。”

  旧书摊儿,摆的虽不是名板古本,但整套的、单本儿的,零篇片简,偶尔也能够遇到珍品

  还有小书摊儿,专卖三字经、千字文,六言杂字、小说儿、戏考、唱本儿、“百本儿张”的抄本儿、升官图,以及红模子……等等

  照像馆:庙的西门里,有照像馆,挂着京剧名演员:谭鑫培、杨小楼、梅兰芳,侯喜瑞……等人的戏装像

  工艺品:有捏江米人儿的、面人儿汤,名叫子高,他捏的江米人儿,真是艺高上精,栩栩如生,而且经年不干不裂,不褪色。每年夏天,在什刹海荷花市场摆摊儿。听说,他还有修补古瓷的技能。有一位姓郎的,也是捏江米人儿的名手

  还有风筝、空竹、胡琴儿、弦子码儿、钓鱼的钩儿和漂儿、鸽子哨儿、用新砖抠的小房子、小亭子,毛猴儿(用辛荑和蝉蜕做的),鬃人儿(用纸浆做人型,胶泥做头型,画上脸谱儿,用各色彩纸做成戏装。武的还有护背旗,盔甲,手里拿着刀枪剑戟。人型的底盘儿,粘着一层猪鬃。把鬃人儿搁在一个铜茶盘儿里,用一根小藤子棍儿轻轻地敲着铜盘儿的边儿,鬃人儿就在盘子里转动,或挥舞着刀枪。),油纸做的影戏人儿

  小孩玩艺儿:有小布老虎、小布骆驼布娃娃、搬不倒儿、小泥人儿、小喇叭、小鼓、小铜镲、小拨浪鼓儿、小木刀、小木枪,花铃棒儿、磕泥饽饽儿的模子、闷葫芦罐儿(扑满)、纸壳做的戏脸儿、马尾儿做的假胡子、竹子做的小水激筒、陀螺、小玻璃球儿(小孩们弹着玩儿)、风车儿、弹弓子、噗噗噔儿、口琴儿(用熟铁做的口琴儿,像个小琵琶、长二寸,宽半寸,两边是熟铁扁条,中间有一根细钢丝,一头儿焊在铁条上,另一头儿不焊,弯一个小钩儿。吹口琴时,用咀唇含着口琴的中间儿,以左手托着两头,以右手的食指弹拨那个小钢钩儿,借呼吸之气,发出“的悠的悠”的声音)

  洋烟画儿(英美烟草公司,为了多销纸烟,在每个纸烟盒里,都附有一张彩色的画片儿,有人物、风景、花鸟……等等。如《封神榜》、《三国演义》小说中的人物。民国十几年的时候,‘洋烟画儿曾风靡一时,因为当时传说,全套“三国演义”中,有关羽那张画片儿,或是全套“封神榜”中有姜子牙那张画片儿,就可以给一辆新自行车。其实,英美烟公司根本就没印关羽和姜子牙那两个人的画片儿。买烟攒画儿的人全上了当。早先都把纸烟叫“洋烟卷儿”,所以就称之为“洋烟画儿”)

  还有用马连编的蛤蟆、仙鹤、渔翁、鱼。苇子上拴个老琉璃(蜻蜓)、或是挂搭扁儿、花牛儿、唧了。猴爬竿儿、屎壳螂拉车、用一根线儿屯着折跟斗的小人儿(用箭杆儿瓤儿做的,一寸多长)

  有卖龙睛鱼、小金鱼儿、蛐蛐儿、蝈蝈儿、油葫芦、金钟儿的。(蛐蛐儿、油葫芦、金钟儿装在小火罐里、蝈蝈儿装在蝈蝈笼子里)

  卖干鲜果品的、四季鲜货、瓜果梨桃、瓜子儿、花生、柿饼儿、挂拉枣儿,以及摆在果盘里闻香的木瓜、香橼、佛手等等

  在庙会上,有一种卖山里红的流动小贩,左胳膊上挎着二,三十挂山里红,▓右手提着两三挂个儿较大的,用以招引买主,他吆喝着:“还有两挂大山里红啊!”买主看过之后,问价之后,还个价儿,他不卖,等买主刚一转身走去,他趁这个空儿,抽梁换柱,把右手提着那几挂大的,混在左胳膊上那些挂里,再换出几挂个儿小的来,倒在右手里,又把买主喊回来,说:“卖给您啦!”买主也认不出来那挂大,哪挂小,只好买一挂算了

  日用百货:笸箩簸箕,锅碗瓢盆儿,笼屉马尾儿罗,箭杆儿锅盖、石板儿缸盖,筷子、擀面杖,搓板儿、面板、菜墩子、棒槌、马杓……白布蓝布花洋布,布袜子、洋袜子,羊肚儿手巾、腿带儿,缎儿鞋、布鞋(北京人管庙会上的鞋摊儿叫“低头斋”)鞋拔子,三色儿(胡梳、剔牙签、掏耳勺,三样是一份儿),靴掖儿、钱搭拉儿(装铜子儿用的),跟头搭拉儿(装闷壳表和鼻烟壶等)、旱烟袋、骰子、纸牌、牛儿牌……等

  妇女们用的、桃儿硷、猪胰子、锭儿粉、沤子、桂花头油、棉花胭脂,刨花、生发油、花露水、网子、假头发、手绢儿、顶针儿、花样子、补袜子板儿……针头线脑,应有尽有

  其它,有卖估衣、风帽、草帽儿、耳朵帽儿、煳盐、香草的,卖香面儿的桌子上摆着沉香木,金毛狗等作幌子,一边吆喝,一边用小铜铲儿铲点儿香面儿,向观众们一吹,使大家闻到香味儿。卖剪子的(用剪子铰铜片儿),卖针的(左手拿着一块小木板儿,右手拿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针,往木板儿一甩,剟成一溜儿,还用夹剪儿夹针,针立刻折了而不弯,表示他的针是钢针。)

  卖小吃的、有粘糕、蜂糕、爱窝窝、炸糕、凉糕、驴打滚儿(豆面糕)、糖卷果、炸白薯片、江米藕、元宵、粽子,茶汤、豆汁儿、扒糕、凉粉儿、爆肚儿、爆羊肉、炸鸡子儿、卤煮小肠儿、老豆腐、炸豆付、炸丸子、羊霜肠、烫面饺儿、炸三角儿、饸饹、灌肠、▓馄饨、火烧……虽是小吃,却都各有风味

  小酒摊儿上,还有炸小虾米、炸黄花鱼、炸花生仁、老腌儿(腌鸡子儿)、煮咸栗子、香椿豆儿……等一些酒菜儿

  夏天,有卖酸梅汤、果子干儿、雪花酪、玻璃粉儿和桃脯(用淀粉加上杏干儿水熬成粉坨儿,吃的时候,再加桂花、糖水)的,他们一边吆喝,一边手里掂着两个铜盏儿叮叮的响

  杂技:有练把式的,变戏法儿的,耍中幡的(宝善林,即宝三儿、后改摔跤)、练叉的(乌续山、卖大力丸)、摔跤的(熊德山)、踢毽儿的(毽儿谭)、耍坛子的(佫树旺)、练杠子的,抖空竹的(王雨田)、打弹弓的、黑张的吹管儿(卖药糖)、田德禄一个人儿的文场、说相声的、演双黄的(孙宝才、绰号大狗熊)、数来宝的(曹麻子,手里拿着两个牛胯骨,叫“合扇”,上边拴着十三个小铃铛,叫十三太保)、唱小戏儿的(张秀峰、绰号小蜜蜂,唱西路评剧、后改说刘公案)、关德俊的赛活驴,唱莲花落的、说大鼓书的、说西游记的(老云里飞,名白庆林,他拍着渔鼓说。卖药糖)

  还有相面的(行话叫“戗盘儿”,按着《麻衣相》那本书上的词儿:天庭、印堂……等乱说一套)、算卦的(有的摆奇门,六壬、算八字儿,全是八面风儿。算一个,他们的行话说“审了一个”。这种行当,属于“金屏彩挂”的“金”)、点痞子的(他们的行话叫“戳黑儿的)…

  庙会上,还有一种“钱桌子”。小桌儿上摆着钱板儿,板槽儿里摆着铜子儿,五十个一趟儿。逛庙的用零钱,就拿着现洋或钞票到他那儿去换铜子儿。他在数钱的时候,耍花招儿,用手心揢住铜子儿,少给人家,尤其是对于妇女,或是乡下人,手更狠,可是他们也看人行事

  《都门杂咏》中,有“换钱桌子”的竹枝词:“小桌当街钱换钱,翻来覆去利无边”

  庙会上,大多是规规矩矩的买卖人,但是骗人的行当也不少,尤其是“白钱”(绺窃)们活耀的地方

  因为庙是几层院儿,院子大,又清静,所以每天一清早儿,蹓早弯儿的,到那儿喝个早茶。蹓鸟儿的,在那亮亮罩儿,听听叫儿

  还有附近的其它行业,如瓦木匠、棚匠、裱糊匠、油漆匠、抬杠的、抬轿子的、茶房、厨行(跑红白口儿的)、扛肩儿的、拉排子车、拉房纤的……在那儿有的立一个“口儿”,每天早晨,到那儿碰碰头,看看有活茬儿没有

  没有庙会的日子,晚半晌儿,打小鼓儿的,有的到那儿和同行的照个面儿,把买来的货,彼此有对路的,再倒倒手,他们的行话,称那儿为“攒儿上”

  隆福寺街,是一条东西街,这条街,在清末民初的时候,有几十家旧书店。▓崇彝的《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载:“隆福寺街当年只有书肆三处:“同立堂”(后改三槐堂)、“天绘阁”(后改聚珍堂)、“宝书堂”

  据各书所记,由清末至七七事变前,隆福寺街以及盐店大院与广汇大院的书铺,有文奎堂、来熏阁、修文堂……等三十多家

  这些书铺,专售线装古书,碑帖拓片,名人手蹟、精刻善本,经史子集,琳琅满目,宋明板本,古色古香

  民国时期的藏书家:傅增湘、叶恭绰、江翊云、周肇祥……以及北京各大学的教授:鲁迅、刘半农、沈尹默……等人,都常到隆福寺街的各旧书店去浏览选购

  这个行业,谓之“吃软片的”,分南北两派,北派的,大多是河北省冀县、束鹿、深州、枣强等地的人,子承父业,徒受师傅,他们深通板本,讲得头头是道,常常到外埠去寻旧书,有时以贱价收得珍本,高价售出,获利颇厚。所以他们说:“不怕一年不开张,开张就能吃三年。”有的还能补缺修残,真可谓妙手回春

  景泰茶园,在隆福寺街中间路北,《道咸以来朝野杂记》、载:“戏园,当年内城禁止,惟正阳门外最盛。……当日,内城只东四牌楼南之泰华轩,隆福寺之景泰二处,时演杂耍、八角鼓、曲词之类而已。”又载:“随缘乐,本名司瑞轩、说唱诸书,借以讽此,笑话百出。每出演景泰,泰华诸园,能哄动九城。”

  另据清同治九年的上谕载:“御史秀文德请严禁内城演戏摺,京师内城地区,向不准设立戏园,近日东四牌楼,竟有太华轩、隆福寺胡同,竟有景泰茶园,登台演戏。并于斋戒忌辰日,公然演唱,实属有干禁例,着步军统领衙门严行禁止。”

  上谕颁出后,泰华、景泰两个园子全被封门了,至于景泰茶园,又于何时恢复营业,则未记载

  民国时,景泰茶园改名为“来福戏园”。余紫云、盖荣萱、奚啸伯……等人都在这里演出过。有时还演河北梆子

  后来,东安市场有了吉详戏院。来福戏园的地方既不大,设备又陈旧,京剧名角,很少来此演出。偶尔有票友们在那演一场“搭桌戏”,或是演几场曲艺,听者也都是寥寥无几,卖的戏票钱,连前后台的开销全不够,园子常常空着,不久也就歇业了

  福全馆、据《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说:“内城饭馆虽少,而皆知名,东城则福全馆,(在隆福寺胡同内)与同和楼(在隆福寺东口外路西)。同和楼初开时,在光绪十二、三年、生意典隆,压倒一切,福全馆最受其敌。”

  七七事变前,京剧名演员杨小楼、余叔岩与票友张伯驹曾在福全馆合演过“失街亭”

  后来,王府井等处,开了不少饭馆子、福全馆受他们的影响,生意日见冷落,就改为冷庄子,专应喜庆堂会,但也没维持多久

  隆福寺街路南,有个“灶温”饭馆儿,据《旧都文物略》载:“隆福寺对门有饮肆,署曰:灶温。”还有一个清真教的铺子“白魁”,烧羊肉很有名。(关于“灶温”、“白魁”、均另有专稿。)

  长发南酒店:在隆福寺街路北孙家坑南口(现名连丰胡同)西侧,三间门脸儿,专卖浙江绍兴黄酒,兼营高粮白酒。黄酒出售,论斤,论罈,也零售碗酒

  解放前,北京“长”字号的酒店,如八面槽的“长生”,西长安街的“长春”,都享有盛名

  芙蓉寿糕点铺,在隆福寺街大沟巷南口迤西,▓据《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载:“芙蓉寿者,东四马市大街糕点铺也。各种糕点,并不胜于瑞芳、正明、聚庆诸寿,惟所制黄,白蜂糕,为他处所不逮。糕不以面,而以米制,加之香脂油、核桃仁诸品,食之松腻,以其宣厚,内多蜂窝,故名之。更有碎蜜供一种,亦为独步。他家虽有,不若其酥而味厚,都人皆嗜之。”

  芙蓉寿的蜂糕,有黄、白两种,黄的是荤的,用大油(即香脂油)和面,蒸熟后,上面搁几块儿脂油丁儿。白的是素的,用香油和面,上面放一些核桃仁、瓜子仁、青红丝。蜂糕底儿都是用一张油皮儿托着

  还有上供的蜜供,是用面做的小长方条儿,码成塔形,或方、或圆,或是八角形。大者,高一尺五到三尺;小的,也有一尺。面条儿上,以蜜裹匀。五个算一堂

  从前,一到腊月,饽饽铺就开始做上供用的蜜供。有的蜜供局子,还请瓦匠师傅来给专码上供的蜜供,因为他们有砌墙盖房的技术。因此他们所码的蜜供,方的见楞见角儿,不歪不扭;圆的上尖下圆,美观大方

  庙的西廊下,还有卖小叭狗儿,狮子狗儿的。狗的个头儿要小,毛色要光泽纯净

  正对着隆福寺,路南,有一条百步之长的南北街、叫“神路街”。靠北头儿路东,有一家卖鸟儿和鸟笼子的铺子,门前的木架子上,挂着几十张鸟笼子,有黄鸟儿、靛颏儿、百灵、画眉、红子……那时候,一只能叫几声“鹞鹰”的黄鸟儿,就得卖几十块现大洋

  从神路街南头往西路北,是鸽子市,挎着大长竹笼子来卖的鸽子,都是一般的。挎小笼子,或是用手绢儿兜着来卖的鸽子,是品种较好的。鸽子讲究风头儿、短咀儿、羽毛白的

  早先的鸽子市,在大鹁鸽市一带(现在的大小鹁鸽胡同)。隆福寺的后门儿(在钱粮胡同内)也有个鸽子市

  这里也有卖鸟儿的,扁圆的大荆条筐里,都是麻雀,为的是卖给那些买鸟儿放生的

  路北,有一家“左弋”刀剪铺,他们打的刀剪,都有个“弋”字作标记。为什么叫“左弋”哪?因为这个刀剪铺就在清朝“左翼衙门”的旁边,他们以“弋”字为记,所以人们就称之为“左弋”,至于字号叫什么,反倒很少有人知道了。东北城的住户和东四的肉杠,有不少家使左弋的刀剪

  附带着说一件事,旧社会,住在东四和隆福寺附近的住户,办白事,“送三”那天的纸扎楼库,都是到神路街南头的大道上去烧。这大概是借神路街这个名儿,把死者的灵魂送到神路上去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