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校园诗社里的爱情:我喜欢你啊这就是一切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9-04-27 22:15

  大志是家乡《绿风》诗社的成员,桃林人,从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我县。他是一个真心爱诗、苦心学诗,不带一点油滑的大男孩。我从《七月》转战《绿风》后,有几次诗社成员学习时,我曾用眼角的余光睄过他。这样说不是卑视,而是我俩不属于同类。一是他比我小,二是他有正式工作,三是他的诗写得一般化

  现在大志来信,我感到有点意外。虽然他的口气含蓄而矜持,但意向是明显的,他要和我谈朋友。我没有在意,还在心里笑,也不问问我是啥情况,就敢来招架?我高考落榜,在家乡没有出路,投亲靠友,来到这个黄河北岸的小镇中学教书,临走时就没有准备再回去。况且,同事刚给我介绍了一个成人师范的男生

  我没有回信。半个月后,大志又来了一封信,问我接到前信没有,是什么态度,有点急切,有点忐忑不安。看来他是认真的,我不能不理睬了

  我怀着脚踩两条船的心情,同时给他和师范生各发一封信。给大志的信,口气很平淡,除了谈诗外,就是让他谈谈他的家乡、他的生活。又过了半个月,很准时地,大志给我来了第三封信,15页。他像小学生一样认真,谈他对诗歌的追求,他在黄河岸边的家乡,家乡七月的原野,原野上一望无际的青纱帐,还有大红枣,什么媳妇枣、婆婆枣、灵枣、木头疙瘩枣,介绍得像一篇说明文。我暗自发笑,心想,这个傻瓜

  我26岁了,漂泊在外,工作、生活两无着落,怎能不愿意尽快找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呢?只是别人介绍的都实在难以苟合。我想,女孩子总想找一个现成的好丈夫,天上掉馅饼,哪有这等好事?好丈夫需要自己去发现,去培养,大志说不定是个好坯子

  《绿风》诗社成员基本上分两类,一类是有工作的单位青年,一类是无工作的社会青年。有工作的人都比较正统,比较稳重,他们写诗学诗只是业余爱好,思想上不那么复杂,不那么混乱,而社会青年要么恃才自傲,要么狂妄自大,或者消极颓废玩世不恭,我见得多了。这个大志对我有好感,他曾以《绿风》诗社执行编委的名义,把我散乱地发在各种自办和地区刊物上的诗,全部收集起来,细细阅读后,写了一篇诗评《唯有果实是不朽的》。诗评写得很好,条分缕析,评点很到位。我暗自佩服,过后曾向他表示过感谢,但仅此而已

  信来信又去,从春到秋,书信上的称呼从“×××”到“××”到“亲爱的××”到“亲爱的×”再到“×”再到“我的×”,我的感觉从无到有,思念越来越强烈了

  学校放麦忙假时,我回到家乡。大志兴高采烈地迎接我,在他林场的单身宿舍,他笨拙地给我打荷包蛋。最后荷包蛋煮飞了,我胡乱吃了,也没尝出什么滋味。接连几天,早晨、黄昏,我们漫步在洛河滩,漫步在公路边,还有刚收获过的麦田里,谈读书谈写诗,讲自己的经历,还有向往和追求。末了,他都把我送到城东的亲戚家住宿

  我们漫无头绪地说了许多话,不期然,观点是那么一致,看法那么相近。但这些都是虚无的东西。假期过完,我要走了,该和大志谈点实质性的问题了。夕阳下,小树林,我问

  “知道。我不怕,我们林业上,只要评上助理工程师,就可以带家属。我可以把你从农村带出来。”

  “我现在在那边教书,咱们不在一起,你选择我,就是选择了离愁别绪,选择了颠沛流离,还有孤独思念。”

  听着他傻乎乎的回答,我一时感动,忍不住流下眼泪。大志像做错了事的孩子,手足无措,却不敢给我擦泪

  我和大志恋爱后,暂时不想让外界知道。我想,如果诗社的人知道我和大志谈,会笑话我,说我一向自视清高,追不上黎民了,才去找一个小弟弟;而他的熟人若知道了,会笑话他找了一个“大姐大”,还没有工作。如果谁存心丢一个石头,大志心一动,我们的事说不定就黄了。再一个,不管从外观上,还是从精神气质上,我们都不像一对。大志细高瘦长,长胳膊长腿;而我却低矮、浑圆、壮实。他乐观向上,走路昂首阔步,毫无防范;我却心事重重,沉默忧郁。但大志不体察我心中的想法,到处招摇,给一个个朋友打招呼,好像他逢到了天大喜事,拣到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一次,他非要带我去见他最好的朋友建伟,拉着我的手,边走着还边哼唱“让我们踏上峰巅,去接近那蓝蓝的天”,这天我们玩得很愉快。但不知是我心思多,还是真是这样,我说我看见建伟脸上闪过一丝讥笑。大志说:“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我说:“因为你傻,只管高兴,哪里能觉察到?”我随之警告他,这是我们俩的事,与别人无关,不要到处招摇。但大志不同意,他说我多心。这是我们第一次闹不愉快

  黎民对我的影响是深重而久远的。他的悲观厌世,追求浪漫虚无,还有喜怒无常,都在我身上留下深刻烙印。偶然地,我会在最欢乐的时候突然哭泣,或者猛然想起什么而情绪一落千丈,让大志摸不着头脑

  大志是聪明的,他不直接说,总是不断用诗来劝慰和警醒我:“你为何总是吃力地/仰视你的第一座大山/何不退后百步/端详荆棘小路如织的发难/谛听发自幽谷的咆哮/来自远山的呼唤/当你把桂冠看得不那么重的时候/桂冠已悄然戴在你头上”。“你独自在纸上涂抹太阳/你把韶光交给它/你总是忘情地给别人画窗子/却忘记留一扇给自己/你不相信有一个人/他把他的窗子向你洞开/紫罗兰的香魂不散/窗子不关”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大志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大志的清新明快、乐观向上,还有工作生活有秩序,慢慢影响了我,我逐渐变得自信阳光,性格也稳定下来。熟悉了以后,大志才坦言,他是先看上我的字,我写的诗,然后才看上我这个人的。他说,一个女孩子能有那么刚健有力的字,性格一定不俗。他早已从我的诗里一点一点了解和体察我的心情、志向和追求,渐生爱意,一发而不可收

  春去秋来,大雁南飞。穿梭在黄河两岸的信使,把我们聚少离多的日子紧密连缀。半月,各自收到对方一封信,若是哪一次稍有延迟,我就会疑神疑鬼、惴惴不安。在享受爱情的甜蜜之时,我们也充分品尝了思念的痛苦

  秋忙假,我忙不迭地回到家乡。大志决定带我回他的故乡。我这个丑媳妇也得见公婆了。他的家在黄土塬上,深厚的黄土,皇天后土。延伸的丘陵,整块的地,一眼望不到边,土是沙壤土,粉状的,适宜各种庄稼生长。一望无际的田野,棉花、大豆、花生、绿旺旺,延伸到天边。农人头上都戴着羊肚手巾,风俗淳厚古朴。我忽然理解了大志,他的大气和傻气,都来自于黄土塬。它的厚重,它的宽阔,仿佛能承载起无边的苦痛,承担起深重的灾难

  桃林农家的土炕,都是七尺长五尺宽,还有拦炕沿。造这么大的炕,就是为了生养。男人娶回来一个媳妇,就是让她睡到这面大炕上,给这个家庭繁衍、生殖,生一窝娃娃,使一个家族繁荣昌盛。生养生养,庄稼还有人,在黄土地上生生不息。一切都厚重、大气。土布手巾,大红枣,蒸馍用大锅,人们说话的腔硬硬的,粗糙,绝不小巧玲珑。我忽然明白大志为什么喜欢我,一个从思想到行为都不合规范的女人

  成年以至于今天,我一直认为,许多城市男人之所以喜欢小女人,除了审美意义外,更多的是因为他们本身的孱弱。这样无论从视觉上,还是从心理上,以及身体健康等方面,他们才能显得强大一些。而大志他本身是强大的,他的心理素质特好,大方、大气、大度,他就不怕女人的强大

  和大志的恋爱,让我懂得了,爱情不仅仅是苦涩,它还有甜蜜,有快乐,而且快乐应该是爱情的主调。否则,我们为什么要孜孜矻矻地追求它呢?有了爱的滋润,我的眼睛变得黑亮黑亮,头发也特有光泽。有时我们像两只俏皮的小鹿,头羝着头,长久地互相对视。我看着他瞳仁里的我,他看着我瞳仁里的他,嘻嘻傻笑。只有两情相悦才是快乐的、正常的。我对自己以前的行为感到追悔

  先是我考上了成人师范,迈向了成为一名国家干部的第一步。第二年暑假时,我没有离校,我在等成人师范的录取通知书。大志来信说,他要趁机请假来学校相聚。他准备从茅津渡过黄河,来到我教书的学校。信末他说,如果请下假就来,请不下假就再找机会,让我不要操心。但我却固执地认为,那个星期天,他一定要来,就借了一辆自行车,骑20多里路到黄河滩接他

  盛夏的黄河滩旷远渺茫,大河上空弥漫着一层热雾。一轮大太阳悬在当空,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我穿着半袖衫坐在岸边等待我的恋人。风呼呼刮着,似乎不那么难受,但不久我的两条胳臂就开始火辣辣地疼。一拨一拨的人过尽了,眼也张望得有些累了,还是没有他。真是“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大志的失约,让我烦躁。又过了十多天,学校都开学了,我的耐心达到极限,他才一个人悄没声地来了。天黑下来了,我窗户大开,看了一会书,就伏在桌上睡着了。猛然睁开眼,大志就笑盈盈地站在我面前。事先,我已让一个同事留下他房间的钥匙给大志住。我这时已考上了成人师范,学校已不给我安排教学任务了

  白天,我们除了到伙房里吃饭,剩下的时间就是在一起聊过去未来、天上人间、童年故乡、风俗土物等。有时,我俩翻墙到外面田野上散步,秋天的长空洁净无尘,大红枣挂在枝头,令我心旌摇荡。夜里,我们坐在月亮地里,尽情地亲吻,我的心跳得快要窒息了

  本文原载于我们是有故事的人(微信ID:wmsygsdr)|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官方故事平台

  转载请邮箱联系,并注明出处与作者姓名,侵权必究。投稿/转载/商务合作/咨询邮箱

  我是索邦大学法国文学博士马莎莎,850年的巴黎圣母院被烧掉了什么,问吧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