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城幸运五张十字挑花、高境布艺堆画有乡土气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9-04-03 16:20

  微风拂过,顾村公园下起一阵阵“樱花雨”,而与之毗邻的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也同样迎来一场花的盛宴。即日起至5月5日,“繁花似锦”非遗当代设计展亮相三号展厅,以“春天的花”为主题,宝山非遗项目罗泾十字挑花、高境布艺堆画或化作万花筒、装饰画,或成为走秀时装、丝巾、包袋的亮眼点缀,近百件融入非遗元素的展示品令观众赞叹不已

  罗泾十字挑花是一种在土布上“挑花插线”的民间艺术,曾在罗泾地区盛行三百余年。在手法上,十字挑花不绷架,不打样,随布纹的经纬结构进行刺绣,成品正面呈十字交叉,背面一字点状整齐排列,非常精美。传统上,十字挑花常用于制作头巾、手帕、围兜等物品,伴随着农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劳

  不过,步入“繁花似锦”的展厅,兜头手巾等民间物件完全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颇有“极简”风格的多幅装饰画以及包袋、音箱等非遗设计新品。在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PACC)的牵线搭桥下,传承人与设计师共同合作,完成了此番展示的近百件作品

  以系列装饰画“花飞锦绣香”为例,有别于传统挑花布料,这几件作品选用崇明特有的“芦菲花”纹样土布,用六股绣线挑绣创作花苞、初开、盛开3种不同造型的玉兰花作为主图形,用三股绣线挑绣蝴蝶、藤蔓、柏枝等十字挑花传统图案为辅助图形,同时还以米珠、水钻等加以装饰。“以往一般采用一至两股线绣线进行挑花,这是第一次挑战六根线,作品更有立体感。”十字挑花传承人郑晓蓉介绍,传统纹样以大荷花、小荷花、八角花、蝴蝶花等为主,玉兰花是首次亮相的新纹样,“以前只是把传统纹样反复进行几何上的组合,没有尝试独立纹样,这次与设计师合作进行了大胆创新。”再往里走,穿在模特身上的“八角花开正艳时”礼服,则首次尝试将十字挑花用在纱上,呈现出美轮美奂的效果。“纱很松,不稳定,容易造成十字不正,对绣娘来说也是很大的技术挑战。”

  布艺堆画,即用布作画,是宝山高境镇独具特色的民间手工艺术,多以花、鸟、通城幸运五张人物作品为题材,色彩艳丽、层次分明、神态逼真、生动活泼。“与设计师合作的最大感受是视野开阔了,布艺堆画可以做装饰品、胸花,也可以成为艺术品。”指着展厅中的高境布艺堆画摄影,69岁的传承人周敏尔心有所感。这组名为“追忆似水年华”的作品,以摄影师汪弘枫拍摄的老房子为背景,传承人手作的布艺玫瑰花密密麻麻填充满老房子,底片的黑白与玫瑰的艳红形成极大的视觉冲击。从2003年退休后跟着老师王励新学做布艺堆画,到如今独当一面,她认为最重要的诀窍是创新。“最早的布艺堆画很单调,看上去木木的,我们不断改进材料,让花更有立体感、更鲜活,现在与设计师合作,目的同样是激发新的创造力。”

  几乎每个进展厅的观众,都会问工作人员同样的问题,“有了设计,非遗新品的商业化如何了?”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介绍,配合手工展品,现场也展示了不少以花为元素,融合非遗技艺特点的文创产品。展厅中有不少悬挂在墙上的小音箱,郑晓蓉挑的传统纹样,周敏尔制作的荷花、郁金香堆画,成为音箱最特别的装饰品。印着樱花、玉兰花的丝巾,角落里也有一块十字挑花的纹样;更不用说小型的口金包,包袋正中也是传统的十字挑花绣文。与纯手工的“展品”相比,这些文创“产品”手工成本较低,容易为游客所接受。通过美术馆、上海设计周等平台,部分文创产品已输送至市场,获得了不错的反馈

  “买家会觉得眼前一亮。”何然是PACC特聘设计师,几年前创立了自己的箱包品牌“PAR HASARD 亻遇”,在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的非遗研培班上,她与不少传承人建立了密切合作。“我提取非遗元素用于包袋设计,非遗和时尚做结合后,能带来很多灵感,很受市场欢迎,是一举两得的行为。”海派旗袍设计师苗海燕则与四川蜀绣技艺传承人吴玉英合作,完成了《芙蓉韵》系列服饰及超高靴。展厅里的礼服以芙蓉花为主纹样,采用不对称的造型设计,利用多种面料配以“衣锦纹针法”的运用,层层叠加,芙蓉花瓣极具层次感和立体感

  与此同时,在非遗传承上,传承人也渴求设计师的加入。在罗泾镇社会事务服务中心的工作室里,郑晓蓉也和其他绣娘一起,尝试十字挑花技艺的创新,“我们的作品和这次设计师的作品仍有不少差距,比较有‘乡土气息’,非遗的创新转化必须要有新的设计理念介入。”这是她第一次与设计师合作,无论是视觉、配色还是产品,都给她新的启发。“正如新设计出的3种玉兰花纹样,就像寓意着非遗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非遗传统文化在现代生活中慢慢绽放,在传承活化中焕发新生。”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