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巾赵大地 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9-03-15 09:50

  在整个人类历史二三百万年的漫长岁月中,只是到了旧石器时代的中晚期以后,人类才慢慢掌握了缝纫一些简单衣物的本领,以避热防寒,以对抗严冬与酷暑的侵袭。这当然就从本质上揭示出了一个明显的道理:穿衣与吃饭和睡觉有着极大的差别,它从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带有一种文化的性质,是人类超越了动物性本能后,而获得的一种文化的成果

  当然,也正是由于获得了许多非常重要的文化成果,人类才得以一步步走出荒蛮,走向文明,才能够不断地扩大自己的生存空间,向着人类社会更加高级的阶段发展与攀登。试想,在距今35万年前后的旧石器时代的晚期,如果没有用火技术的发明,没有掌握建造简单房屋和缝制简单衣物的本领,当时的“河套人”与“黄龙人”又怎么能从更远的远古出发,一步一步地从四季如春的热带丛林中走出来,跨上像陕北黄土高原这样的、对整个中华民族都作出过杰出贡献的北方地区呢?因此,我们也完全有理由这样说:正是由于人类文明的伟大胜利,才使得在旧石器时代的末期,在群山起伏的陕北黄土高原上,出现了我们祖先的足迹

  文明从35万年前后的旧石器时代的末期发展到今天,那么,在人类的衣食住行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服饰方面,一代又一代的陕北居民们,奠定了怎样一种具有地域色彩的文化心态呢

  在广袤的陕北黄土高原上,有一个流传十分广泛的神话传说:上天(老君爷)在创世之初,本来是让人们每天只吃食一顿饭,而连续梳洗打扮三次的,即所谓“一吃饭,三打扮。”可传达神谕的老牛却把神意给弄颠倒了,而传递成了“三吃饭,一打扮”。这样,人们的生活就完全变了样,就只好忙忙碌碌,到处奔波,为了一天之中能吃饱三顿饭食而苦苦挣扎着

  从这个神话传说中,完全可以看出来,世世代代的陕北居民对于那个愚蠢的老牛,是充满了怨恨情绪的。他们时刻都盼望着,能按照神的本意,过一种“一吃饭,三打扮”式的轻松愉快的生活

  然而,大家也都明白,神只是一种虚无的存在,人自己就是神,所有的神都是由人创造出来的。陕北居民只不过是假借神话传说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心声。其实,这个神话的言下之意是:世世代代的陕北居民们,已经被自己一日三餐的需求折磨得筋疲力尽了

  他们似乎觉得,梳洗穿衣这个人类的需求,一定要比填饱肚皮来得容易点,所以,他们心中的理想生活,就是尽可能脱离尘世间的一切俗务,来追求精神的升华与超越,即实现所谓“一吃饭,三打扮”,这样一种超离人间真实的生活

  可是,在平凡而又具体的现实生活中,历代的陕北居民们,又是如何解决他们的服饰问题的呢

  人类在最初的生活中,其最早的衣饰当是从狩猎中所获得的兽皮与树叶了。而人类生活中这一远古时期所形成的特点,在今天陕北居民的服饰生活中,仍然有着重要的保留。每当严冬到来,除了棉衣护身以外,陕北居民还喜欢再外套一件皮衣服:比如羔皮筒子呀,狐皮洞呀等。当然,最普遍的皮衣还是要数老羊皮袄了

  人类在其最初的纺织过程中,除了纺麻与编织麻布外,在狩猎中所获得的动物的绒毛,也一定是非常重要的纺织之原料。而这种在人类早期生活中所形成的纺织的技巧,也一直保留在古老的陕北高原上。在陕北黄土高原上至今都没有彻底消失的用纺轮捻线,和毛毛匠织毛口袋的方式,几乎彻头彻尾就是人类早期纺织的活化石。而所有这一切,在昭示着陕北社会古老文化传统的同时,也自然异常清晰地将陕北高原的生态与生存特点一并揭示了出来:作为北方严寒地区,陕北居民的生活,始终都离不开人类社会中最有效的御寒衣物皮毛。而半农半牧的生产方式,以及长期以来的民族杂居与融合,又使得历代陕北居民的服饰生活中不缺乏足够的皮毛资源。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对于衣皮食肉的游牧或半农半牧生活方式的、从情感到文化习俗上的认同。这样,就导致了在长期以来的陕北社会中,皮毛衣物异常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在冬天以外的另外几个季节里,人们当穿着哪种质地的衣物呢?正是为了满足人类社会复杂的需求,人们发明了纺织纺麻,纺棉,纺蚕丝。进而织出了较皮毛衣服用途更为广泛的麻布,棉布与丝绸等,利用天然纤维所制成的丰富多彩的纺织品,才从根本上解决了人类社会的穿衣

  根据一则神话传说来推测,在丰富和扩大人们衣料的问题上,发源于陕北高原的黄帝部落曾作出了自己十分重要的贡献。神话将中华民族发明养蚕剿丝的功绩,归于了著名的女发明家嫘祖,这自然就使得陕北高原上的居民们,处于了一种永恒的光荣的地位。可光荣归光荣,在年复一年的现实世界里,就是发明了养蚕业的陕北居民们,也绝不可能整天穿绸缎,过着像神仙一样的生活

  从古到今,真正在陕北居民生活中发挥着基础作用的衣料,无疑是麻布与棉布。是麻布与棉布这两种先后出现,又彼此替代,真正普及到普通人生活中的布料的发明,才使得人类社会中普通人的衣着逐渐地丰富起来了。人们不光拥有了越冬所用的棉衣与盛夏时所穿的单衣,还进一步发明了春秋两季所用的夹衣。如此一来,才使得像陕北高原这样的北方土地上的居民们,最终克服了种种的不便,在衣着方面进入了一种相对可以自由着衣的境界。在这种相对的自由中,人类还需要进一步考虑什么问题呢?那自然就是衣服的款式了

  上衣,下裳,足履,首冠,大致说来,一个人从头顶武装到脚底,其衣服基本上可划分为这么四大类

  在这么几大类衣裳中,保护上身的所谓“上衣”与保护下身的所谓“下裳”是最早出现的。在经过了从新石器时代到公元前一二世纪漫长的发展演变后,我国古代的各类不同的服装,基本上取得了各自比较稳定的形式,跨入了一种基本成熟的阶段。而这种稳定与成熟了的服饰文化,在历史上所产生的影响,又基本上和整个中国的封建社会相始终。不言而喻,如此久远的服饰文化影响,也一定会对陕北高原上的人们,产生其决定性的影响力

  如果认真地来考察,我们就不难发现,在半个世纪前仍然在高原上流行的那一套长襟棉袄大裆裤中的“长襟”与“大裆”,就明显地存留有秦汉时期中原文化中上衣“右袄”与裤裆宽大打折的特点。当然,在大致保持了和汉民族服饰基本特点相一致的前提下,陕北黄土高原作为一块相对独立,相对封闭的生存空间,也自有许多属于这块土地自己的特色。比如,半个世纪之前的陕北男子汉,一般都喜欢在头上拢(戴)一块有着蓝色线条的白色布毛巾:即陕北民歌中所谓“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的那一种毛巾。这毛巾在包裹了大半个脑袋以后,在额前这么一挽结,呈现出煞是好看的双耳形,构成了陕北居民服饰中一种独具的特色。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在电影与戏剧等艺术手段的渲染下,这一种著名的在额前挽结的形象,几乎就变成了陕北居民在五十六个兄弟民族中,一种典型与标准的形象

  陕北人当时之所以形成扎羊肚子手巾的习惯,还在于它的实用性。陕北四季分明,夏日酷热难当,干活时围一块毛巾,既可消暑,又可吸汗。冬季天寒地冻,羊肚子手巾将头一包,胜过戴顶大棉帽。春秋时节黄沙漫天,羊肚子手巾便成了最好的防尘头巾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一组“杜甫很忙”的课本涂鸦图让诗圣杜甫成为网络红人。仅仅一场娱乐、一种另类表达,却引发专家学者..

  那些年,我们不多是给那些文人骚客加把胡子,带个个眼镜。近日,微博上..

  “国安犀利哥”的名字在网上蹿红。“国安犀利哥”真名叫周旭,他称,他..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