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巾“赶大营”的阶段和意义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9-01-24 19:05

  中亚的浩罕汗国军事头目阿古柏,在英殖民主义者支持下,乘机攻占迪化(乌鲁木齐)及北疆。同治五年(1866),清廷调左宗棠为陕甘总督兼钦差大臣,率军西征,急需招募雇工,应对生活用品之军需。由此,拉开了“赶大营”的序幕。同治十年(1871),沙俄帝国乘机侵占北疆伊犁。因而,西征新疆的清军大营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探”。清军为剿灭陕甘的动乱,招募雇工。清同治七年(1868),杨柳青17岁的拉纤人安文忠,应招到西安购买杂货,到前线出售,为后来的“赶大营”做了探路的准备

  第二阶段,是“赶”。清光绪元年(1875),清军西征新疆。此时,杨柳青连年饥荒。安文忠行程1500里,赶上清军在肃州(酒泉)的大营。随后,杨柳青的人们多集结到肃州。清军部队十几万人,除粮食外,针头线脑、手巾、胰子、布袜、腿带、烟、茶、糖、小药之类,甚至青菜、水果等,都要由“赶大营”者轮番送到酒泉军营附近的“买卖街”。部队负责给大营客登记

  第三个阶段,是“坐”。清光绪九年(1883),清军收复了新疆全部。杨柳青大营客转变为坐商。“买卖街”逐渐演变为集市。大营客搭建简易住房,进而开办“京货店”等商铺,号称“三千户”;形成了天津帮新老“八大家”。在迪化,以“大十字路”口为中心,形成了“杨柳青街”(新村),号称“小杨柳青”

  大营客随军的商贸活动,实际上是天津杨柳青人保国护疆的丰功伟绩和伟大创举,也是中国近代军事商贸史上的非凡奇迹。这场胜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大营客肩挑、背篓、小车推出的伟大胜利。可以说,“赶大营”是天津人最早为西部大开发所做的巨大贡献。据《杨柳青镇志》不完全统计,在乌市的商铺有114家;加上在伊犁、绥定、惠远、额敏、吐鲁番、喀什、和田等地的商铺,共计178家。杨柳青人在新疆从建铺、摆摊开始,东风西进,按京津近代化城市的百业、百艺嫁接,使新疆得到跨越式、开创性的发展,形成了以乌市“大十字路”口为中心的、全疆一二十个城市的现代繁华商业区

  “赶大营”为当下的“一带一路”提供可贵的借鉴。一路,就是通过新疆连接的欧亚大陆。以天津为起点的一路,从赶大营所走的几条路线中,积累了经验。一带,就天津而言,就是欧亚大陆桥方案,即欧洲与亚洲两侧海上运输线,联结起来的便捷铁路运输。相比较而言,天津欧亚大陆桥方案,全程运距最短,在中俄境内的距离也最短,运费应最省。而天津欧亚大陆桥路线,正是当年“赶大营”所走的路线,以天津为始点,经北京-张家口-归化百灵庙-外蒙古乌里雅苏台大草原,分为两路:一条往西北,再折向西南,至塔城、伊犁;一条向西,至迪化。这条路线,为今日天津欧亚大陆桥的方案,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借鉴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