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五张压庄法手巾新婚燕尔的光绪却一直郁郁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8-12-27 05:48

  光绪大喜之日,宫中的聘礼送来了,嫁妆也置办齐备了,新婚大喜的日子也到了。一件件礼物装进了盒子和箱子。嫁妆分为许多种类,装箱也极有讲究。第一类是常备衣服:皮、棉、袷袍、褂、裙、裤、衬衣、氅衣、衣绒花包头、手巾、鞋子、袜子等共有一百零八件。第二类是日常床上用品:被、褥、垫、帐、单等三十六对。第三类是各式家具,和一乘四人杏黄暖轿共二十五件。第四类是精巧美妙的各种陈设:如玉、瓷、石铜、青铜、玛瑙、金、银、竹、木等共十四件。第五类是各式首饰:如金项链银项圈、玉手镯、戒指、饰药和各式头饰共九十六件。第六类就是各种常用器皿,大小盘、壶、盆、盒等。真是应有尽有

  这是长善府所在的西单牌楼粉子胡同,有史以来最热闹的时候,各种乐队从头天下午就开始演奏,一种喜庆的气氛把左邻右舍也搅得睡不安宁。这许多天以来,珍儿苦苦等待的人再也没有见到,在禁闭绝缘的环境里,珍儿没事的时候就想啊,想!终于想通了,这是命,谁也更改不了的命。既然命中注定必须这样,那就接受命运的安排吧。现在的珍儿似乎比姐姐瑾儿还想得开,看得远,既不悲也不喜,像个木偶一样接受着别人的安排。尽管外表似乎麻木了,但内心却一直在翻腾,到底想了些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反正睡不着。有一种挥也挥不去,赶也赶不走的东西在缠绕着她

  不知什么时候,实在困极了,迷迷糊糊地就要入睡了,却又被服侍的宫女叫起了床。珍儿坐了起来,一阵冷风吹来,打了一个冷战,哦,天好凉,她向窗外望去,夜色正浓,没来得及活动一下筋骨,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就被叫去整理姿容,精心打扮。她想别出心裁地自己修饰一下,可宫中规矩不允许她那样做。唉!宫中的规矩真多。没进宫,珍儿对宫中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样。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也熬过去了,天已放亮。几名懂规矩的老嬷嬷仍在给珍儿梳头、化妆、试衣服。珍儿也真够怪的,耐着性子,不声不响地任她们摆弄

  吉时已到,鼓乐声把爱凑热闹的亲邻,召集到粉子胡同周围。一支浩大的迎亲队伍摆好了回去的阵式,前有宫廷吹鼓手,中间是仪仗队,其次是珍儿、瑾儿所乘坐的两乘四人杏黄暖轿。随在轿后的是官内首领太监、敬事房执事太监,以及宫女们,最后才是皇家侍卫队和御林军。举行告别仪式了,瑾儿、珍儿来到大堂上叩拜双亲。十指连心,儿女缘是父母的心头肉呀!虽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这嫁出去女儿去的却不是寻常百姓家

  长叙夫妇并不像儿子志锐志钧,因为自家成为皇亲国戚而得意忘形,相反心情十分沉重,早已知天命看破世事的长叙,更知道华贵的深宫大内,同时也是一座人间地狱,一言一行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性命难保,甚至累及父母亲邻。长叙夫人老泪纵横,长叙也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忧伤,想说几句安慰的话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幸运五张压庄法他用发抖的声音哽咽道:“这是命中注定的,听由命运的安排吧!权当我没生你姐妹俩!”

  长叙说着,想起了取朱果归来时志清道长说的话,也想起了自己曾做的那场梦,更想起了送瑾儿珍儿去广州时那和尚的谶语。不知为何,长叙猛然抬起手,向跪在地上的两个女儿一人打了一巴掌。本来心情复杂的姐妹俩,被父亲这莫名其妙的举动惊呆了,只怔怔地跪在那里泪眼汪汪地望着父母。这是自小以来父亲第一次打她们,以前无论怎么顽皮,珍儿也没挨过父亲的打,这是为什么?她不能理解。“你们去吧!”长叙含泪向外挥挥手

  锣鼓喧天,唢呐激昂、笙箫悠扬,这支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离开了西单牌楼粉子胡同。珍儿没有泪,她坐在微微晃悠的杏黄轿内,把顶在头上的红盖头扯了下来,用手轻轻撩一下轿门的帘子,露出一个缝儿,她目不转睛地从这个缝儿去搜寻,她要寻找的心上人。一路上,她尽量不错过街道两边,站立的任何一张脸,但她失望了,没有,真的没有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几乎一合眼就能把那上面的所有特征都背下来的脸

  就在失望至极,轿子转入地安门进入大内的岔道口上,珍儿双眼一亮,她发现了那张脸。那个身影,还是平时那身打扮,可比往日瘦多了。珍儿想喊却喊不出声音,想掀开轿门冲出去,扑进她心里呼唤了千万遍的文哥哥怀里,但还没等她来得及鼓起勇气,轿子已拐入地安门了。此时,珍儿积攒一路的热泪夺眶而出,她放下了帘子,把那唯一的缝儿挡得严严实实

  这支皇家迎亲的队伍拐进地安门,经神武门、贞顺门、过中门,穿过后庭,绕了一圈,仍由太和门、乾清门分别将珍儿送进景仁宫,瑾儿送进永和宫。心伤透了之后就不会再伤心了,珍儿,不!应该叫珍嫔了,珍嫔就是这样,现在平静多了,什么也不想了,完全在别人的安排下,去机械地完成一系列繁琐的礼仪和规定的动作。接下来的许多天就是叩拜,叩拜,还是叩拜

  珍儿先在景仁宫内的香案前拈香下跪,行三拜九叩礼,这叫敬宫礼。随后在太监的带领下到承乾官、毓庆官、乾清官、建福宫等官的神牌前拈香叩拜,曾在各宫住过的列位先祖先宗的皇后。接着来到储秀宫,向端坐在大堂正座上的皇宫铁女人——圣母皇太后行大礼。珍嫔小心谨慎地上前行礼,动作虽然不那么熟练,但行体大方。慈禧微笑着注视着眼前这位小姑娘,想起自己初进宫时的情景,看那股劲儿真和自己当年有几分相似呢!慈禧冲她点点头,觉得自己的眼光很高明,马上给她赐了座,谈了会儿话,慈禧挺满意珍嫔的回答,这才让太监带她到别的宫里叩拜。拜过太后就应该拜皇后,这是宫中规矩,偏拜正,小拜大。后被册封为隆裕皇后的静芬皇后,还在钟粹宫内等待珍嫔与瑾嫔的叩拜

  珍嫔上前三拜九叩之后被平身赐座,隆裕皇后看着这位一直和自己竞争到最后的小姑娘,暗暗点了点头,心道:要不是有当皇太后的姑妈撑腰,自己早被这小姑娘打败了,但无论如何现在自己是个赢家。隆裕皇后又细细打量了一下珍嫔,从那身机灵活泼的劲儿上,知道以后这是强大的情敌。但看到珍嫔那透着娃娃气的脸,放心了许多,况且还有太后做后盾,自己在未来的竞争中也一定还是赢家

  以后的几天,又是几项隆重的叩拜大礼。先是到养心殿,向皇上叩拜还宫升宝座之礼,并向皇上献上金如意。再到钟粹宫行还宫升宝座大礼,叩拜隆裕皇后,敬献金如意。最后在光绪的带领下和皇后、瑾嫔一起到慈宁宫,向圣母皇太后慈禧行还官升宝座大礼,敬献金如意,并在太后的赐赏下一同看戏。新婚的最后一项礼仪是在皇上的亲自率领下,到景山祭拜列圣列后的画像。这样,大清帝王中最奢侈堂皇的婚礼,在一个多月的哄哄闹闹之后才告束

  据户部、礼部和内务府统计,光绪皇上的这次婚礼,共用去黄金四千两,白银五百万两。然而,这个各怀不同心事而组成的一个新家庭,是否会因为如此奢华的婚礼而忘却过去的一切,组成一个和谐的生活空间呢?新婚燕尔的光绪,并没有品尝到平常人那样的新婚之乐,原本就体弱多病的他,这样连续折腾了一个月,终于病倒了,再加上心情一直郁郁寡欢,一腔心事无处倾诉,这一病就是两个月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