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五张官方网站专访印小天:40岁才刚刚开始
栏目:公司资讯 发布时间:2018-11-25 16:24

  原标题:专访印小天:40岁才刚刚开始 “ 当你遇到一个要提速的剧组,一个差不多的剧组,我这种认真就

  “当你遇到一个要提速的剧组,一个差不多的剧组,我这种认真就是矫情,就是不好合作。但是碰到正能量的剧组,你认真,大家就觉得你太好了。”

  一见面,印小天便有些急不可耐地要跟我分享他揣在怀里带来的好东西——一盒乒乓球大小的番茄。番茄不是那种通透的红,外皮还泛着点黄,但吃起来特别甜,带着点清香

  番茄真的不大,他两口就啃完了一个,那么心无旁骛,完全享受其中,腮帮子都鼓起。我们面对面坐着,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老熟人的再相见,真要摆出正经采访的架势,还真是有些矫情

  如果他不说,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认识他就是因为那部让他成名的作品《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那时的他,阳光、明朗、青涩

  在我眼里,他挺“二”的,就如他自己说傻乎乎的没什么心眼。当然,这一方面说明他憨直、没城府,另一方面也让人觉得他不太懂人情世故

  其实,每个人的成长都不是直线上升的,起伏是自然的。重要的是调整好心态,因为长远来看,所谓的“伏”也是种缓冲,有时间让你思考和调整,未来才能走得更稳、更踏实

  但笑起来无遮无拦的样子,跟原来一模一样。只是眼角多了一些清晰的“鱼尾”

  《创业年代》里他梳的背头,面前的他刘海也吹得很有型。这应该是这个年纪可以HOLD住的发型

  “永远感恩,感恩节快乐!”这是感恩节当天,小天给朋友圈的朋友发的一则信息

  拍摄成名作《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时,他24岁,词太多,没背下来,全场都在等他。赵宝刚大声训斥他,他愣是在现场从雨下哭到雨停,也当面和赵宝刚顶过,气得赵宝刚一把把水晶杯摔碎在墙上

  一直有“造星导演”之称的赵宝刚和印小天合作完这部戏之后,看中了印小天的潜力,想要签他,没想到直接被拒了。那之后,几乎有七年时间,印小天没有联系过赵宝刚

  印小天出生在军人家庭,小时候是那种很乖的小孩。他很听父母话,在父母的保护下无忧无虑地长大。16岁考入中戏表演系时,又几乎是被班里同学像弟弟一样照顾着成年的。与社会的鲜少接触直接让他在日后的人际交往中缺少了一些敏锐度,无论是青春叛逆期,还是表演上所谓的开窍,甚至对男女之事的认知,他都比同龄人要晚一些。赵宝刚也曾说他脑子根本没在人际关系这儿

  那一年期末,他找了班长陶虹给她搭段子,已经凭借《阳光灿烂的日子》出名的陶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是要到很多年之后,他才反应过来,“陶虹多好呀!我,一个表演上不开窍的人,班里的掉队生,每年都拿不到汇报名额的,人还给我搭戏,当时我就是不懂,觉得一切都是应该的,后来我才明白,她在帮我。”他也不会说话,女同学烫了个头,他想夸一夸,直接来了句“你这头发真好看,跟我妈一样”;同学失恋了在哭,他想上去安慰一句,结果“多好的解放天性啊”脱口而出…

  前两年同学聚会上,反悟过来的印小天给每个同学送了一对杯子,一边刻着同学们大学时候的昵称,一边写上了年份。他向每一位同学敬酒,感谢了哥哥姐姐对他的照顾。陶虹笑着说:“小天长大了,这班长应该让你当。”

  印小天不否认出名后膨胀过,在他的观念里,能够出演《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完全是靠自己试戏试来的,所以只要演好戏,就能为自己创造演戏的机会

  父亲去世的戏没哭出来,要求再来一条,被拒;发现不合适的台词,想要调整一下,被拒……长此以往,圈内便有了一些关于印小天太矫情、不好合作的传闻

  他很伤心,很郁闷,很痛苦,“当你遇到一个要提速的剧组,一个差不多的剧组,我这种认真就是矫情,就是不好合作。但是碰到正能量的剧组,你认真,大家就觉得你太好了。”

  他称不是不懂感恩,只是不懂表达,更多的是怕了赵宝刚的严厉苛责,甚至在成名最初那几年,只要拍戏压力大,他就会做梦,梦到在《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片场被赵宝刚训斥

  但是他现在开始想念赵宝刚了,那个最初给他建立起表演高级审美的恩师,那个点拨过他什么样的表演是对的的大师。“导演的高级审美带来了制片人的高级审美、摄影的高级审美、灯光的高级审美,它能让所有人都高级起来,才会成就一部好戏。”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是习惯于用高级的审美来形容表演的好,那种旺盛的表达欲,那种喷薄的自豪感,他似乎是要把这个词灌输给身边每一个人。他当然是自豪的,身体里有这样高级的血统,指引他不停更新自己,挑战自己

  再梦到和赵宝刚拍戏也不再是紧张和害怕,而是满满的幸福。印小天说:“到现在为止,我经常做的梦只有两个,一个是又要高考了,另一个是又跟宝刚导演合作了。”从2002年到今天,他已经做了100多次跟赵宝刚合作的梦了

  今年,印小天牵头组织了《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剧组时隔16年后的首次聚会,除了导演、副导演、主演外,还联系到了当年的化妆、服装、统筹、场记等等工作人员。他特别有心,给每个人准备了礼物——一个小吊坠,吊坠上刻着每个人的名字

  印小天坐在赵宝刚边上给他夹菜,一边夹着,一边说道:“导演,我以前是真不会表达,我现在会了。”赵宝刚有些嗔怪,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还不如不会呢!把我当老人了。”

  刚刚收官的电视剧《创业时代》,是印小天与导演安建的第四次合作。提起这部戏,他特意调整了坐姿,直起腰杆,颇有仪式感,咬过一口的番茄被垫在餐巾纸上置于桌边

  彼时,印小天正处于事业低谷期,经人介绍认识了安建。年底,安建便让他在《大河儿女》中和陈宝国上演父子档。安建执导的电视剧曾多次获得飞天奖,印小天很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表现,给导演留下好印象,以谋求更多演他戏的机会。无奈的是,这部戏分两条线拍摄,主线烧窑和副线革命,安建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主线上,主要戏份在副线的印小天没有给导演留下深刻印象

  紧接着,安建拍摄《姐妹兄弟》,与《大河儿女》是同一个制片人,制片人邀请印小天客串其中一个行事阴险的好色之徒,发挥空间很大,他也想证明自己的实力,便去了

  拍完第一场戏,安建就夸了他,“演得比《大河儿女》好多了。”他有些窃喜,回应道:“我挺努力的,《大河儿女》里您没咋导我,不了解我。”如此,安建也算是重新认识了他,才有了第三次《解密》和第四次《创业时代》

  与安建合作的这四部戏,无论是类型还是角色,完全不同。印小天很感谢安建导演能看到他身上的潜力,敢于让他走出舒适圈,有新的尝试,就像当年赵宝刚看中冲动叛逆的他有演好韩丁沉稳深情的潜力一样,“宝刚导演说你可以演!”

  “你!可!以!演!”这四个字,印小天说得有力量极了,右手食指同时在桌子上重重敲了四下,这是好导演的认可带给他的底气和自信。“一个好导演,就像伯乐一样,他看人的角度,可能连我自己都感觉不到。”

  三年前,印小天没觉得他能演《解密》中的安能,是安建告诉他,你行,你适合,他便去了,结果反响比他预期的好很多。去年,安建又找他演《创业时代》中的天使投资人高迪,他也没觉得自己能行,但是他想参与进这个有着高级审美的剧组中。“或许因为曾经失去过,才更加感恩和珍惜。能合作第四次,真的太难得了。虽然戏份相对来说不是很多,我也觉得很开心很幸福,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印小天说,目前市场上正常剧集的拍摄周期是三个月,而《创业时代》拍了五个半月,150多天,没有一个演员赶着杀青要走;开拍之前,所有演员坐在一起捋剧本,每句台词也像当年一样一个字不差地抠出来;拍摄时,哪怕是一个只有几场戏的演员的戏,只要涉及到相关人物,所有演员都会在现场搭戏。“黄轩也好,baby也好,这种事情基本上在别的剧组很难能碰到了,安建导演就是有这样一种能量让我们所有演员都很信服他,我们不玩行活。”

  “说实话,没有落差是假的,我们大部分戏都演得特别舒服,而且我觉得大家都很认真,都演得很好很精彩。我们呼唤这种良心制作,不忘初心,我依然认真,依然真诚。”他把胳膊肘撑起在桌子上,双手握拳,对撞在下巴跟前,眼神充满了坚定。“一部戏好不好,无关乎演员个人,也无关乎剧本好否,重要的是导演和团队。我拍戏多年,遇到很多优秀的导演,包括高希希导演、王文杰导演、吴子牛导演、李三林导演、编剧石钟山老师等等,在这种剧组里面,我的认真他们都非常喜欢。”

  真正弄明白这些的时候,印小天已过而立,从那之后,一旦碰到这样的好导演,他就特别珍惜,选戏的标准也渐渐从挑剧本、挑角色变成了挑团队

  “坦白讲,演员就是被动的,什么年龄演什么戏,人生也有过起起落落,有段时间你没戏拍了,这儿有个男二号,你演还是不演啊,那我就得要去演。可能那个阶段更多是一种被动,后来就变成主动了,因为演了一些男一号的戏都没播出来,制作水平也参差不齐,最后还是觉得跟一个有着高级审美的团队合作更重要。”

  演吴子牛执导的《历史转折中的》时,印小天并非男一号,当时身边人都觉得他有更好的选择,但印小天就是想拍导演的戏,哪怕牺牲一些什么也无所谓,就是想合作。“拍完后,几乎剧组上上下下都很喜欢我,也很认可我演的角色。后来这个戏的编剧之一张强老师就推荐我演了《我的1997》男一号,另一个编剧龙平平老师也写了剧本推荐我演。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件特别有成就感的事情。”

  他开玩笑称,“历史转折中的”也是“历史转折中的印小天”。他的坐姿明显不像开始那般拘谨,已经紧倚着桌边,拽着卫衣的帽绳甩来甩去。说完又拿起一个番茄吃起来,看我还没吃完,不忘笑着提醒,真的很甜

  采访约在一家咖啡厅,本来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印小天进来时,老板认出了他,彼时《创业时代》刚刚大结局没几天。老板热情地请我们来包间坐,以前也目睹过他在公众场合被认出的场景,刚成名那几年他没太以为然,现在他把这视作大家对他作品的认可。他谦恭地跟老板致谢,同时不忘让工作人员为我们点咖啡

  正值下午时分,阳光从宽阔的玻璃窗映射进来,暖暖的。房间里飘散着咖啡的浓香…

  印小天:我现在是这样,自从我有了那个理论之后,我就洒脱了,剧本大概齐看一下,然后主要看团队。导演是谁?制片人是谁?剧本好坏不是决定因素,我觉得一个好导演可以通过努力把一个不怎么样的剧本上调得不错。甚至比如说一个男一号的戏,和一个好的团队但非男一号的戏,我肯定要去第二个

  印小天:2010年《家在南三条》那个戏,我演一个戴眼镜的坏律师,有点变态感觉的,里面有一句台词,大意是小时候看到一只兔子很可爱,长长的耳朵,大大的眼睛,蹦蹦跳跳,我就想把它扒皮吃了,那多美啊……我第一遍说的时候很使劲,第二遍就轻着,很慢地说的,对手演员立马说,小天你这个演得太好了,看得我瘆得慌。从那时起,我突然间就觉得我的表演被打开了另外一面,就是很多时候不用那么使劲去演,松弛下来会有另外一种味道。后来我好多戏都是这么演的

  印小天:现在没觉得40岁怎么样,我觉得我刚刚20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小的时候觉得40岁挺可怕的。我记得20岁跟陈宝国拍一个电视剧《罪证》时,他那时候就是40岁出头,可成熟了,但我觉得我现在没有。我可能天生有一种自我更新的血统,我现在喜欢接受新事物,年轻人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像什么王者荣耀、吃鸡游戏,我觉得我接受得还不错

  印小天:我不在乎别人知道我的年龄会怎么样。(这是一种自信吗?)不是,是一种忘我,我的优点就是真实,缺点是太真实,我就是把我想的说出来了,我其实从小到大都有那么点……缺心眼。我好多次拍戏都达到这种忘我境界。拍《解密》的时候有一场戏,一块怀表绑着定时炸弹,我要去拆弹,拆开了,导演还没喊停,我特别投入,啪,徒手砸上去,玻璃渣扎进手里,全是血,真是太真,太毫无保留

  印小天:对,只有真实的东西出来之后才会感动人。所以说我很感慨,当年没有微博,也没有自媒体,也没有这么多无利不起早的人。你比如说去年夏天,多热,我们在旁边一个露台上拍戏,我跟黄轩挨着坐看剧本,打两把伞就会撞嘛!那我作为哥哥,我们就撑一把伞,我撑着好了。我咳嗽的时候,黄轩还给我送药送水果,我就很感动。结果就有人说印小天确实过气了,江湖地位不行了,要给后辈撑伞了,但其实谁也没那么想啊。网上还有新闻说我回应插刀教和骗婚门,确实看错人了。其实我就没说过这个话,完全是空穴来风

  印小天:我没有要改变什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现在也还在学习,怎么跟导演沟通,怎么跟朋友沟通,这都是历练。我依然会很真实很认真,但我要懂分寸。该认真的时候要认真,该放的时候要放一点。另外,我希望自己别太着急,稳一点。我最近看了一篇文章说开心能杀死一切癌细胞,我觉得特别对,所以开心就好。我也不会刻意去追求什么,稳稳的,慢慢的,出现问题首先检讨自己,然后更新自己,修正自己。日子还长,我会越走越好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