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五张生死你选择遗忘的是我最不舍的
栏目:成功案例 发布时间:2019-01-17 10:49

  霍庭琛按了一下自动轮椅上的一个按钮,他的坐的轮椅是请专门的人设计的,家里的灯光都能由轮椅控制,还有很多他用需要用的功能,都有

  叶佳好不容易摸到他的皮带,但是她不会解皮带,扯拽了半天,抬头时她感觉到了嘴唇上有凉凉的唇印在她的唇上。她慌忙避开,趁他没生气之前,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叶佳怔住了,上一刻他还冷冷的警告她,现在没生气,反而跟她说她在行使合法权利

  不小心亲吻到他的唇,比不小心亲吻到他那里,▓好一点,她的脸没有烧的那么厉害,好在他自己动手解开了皮带,她扯了他的裤腿,把他的裤子给脱了

  叶佳费了全身的力气,把霍庭琛扶进了浴缸,她手乱摸着寻找着澡巾,给他洗了背,剩下的就把澡巾丢给了他,“前面你自己洗吧。”

  半响没听到男人应声,更没有接下她手里的澡巾,这等于就是再让她继续给他洗

  她摸着他身上,每一处都是硬邦邦的肌肉,没有一丝赘肉,一点都不像是没有锻炼过的。霍庭琛应该坐了大半年的轮椅了,没有锻炼,而且听薛姐说他吃饭也吃的很少

  叶佳伸手去扶他,他站起来的身形很高,她的头还打不到他肩膀的位置,扶着他叶佳很吃力,特别是现在她想让他一只脚先跨出来,微微弯腰,用手去抬他的腿

  摔的这下不轻,她的身体撞在他的怀里,硬邦邦的撞得她五脏六腑都疼。她还有他在下面垫着呢,就可想而知,他肯定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浴缸上方应该有个小型的台灯,霍庭琛抬手摸着灯的开关,头顶上面橘黄色的灯光撒下来,要比led的灯亮上许多,她顺着灯光看清了她眼前的风景,眼睛正好对在他的两粒上面

  霎时,她的脸被火烧一般,她撑着身体,狼狈的想从他身上爬起来,但是浴缸太小,她想起来就得借住东西,她的腿更是不知道哪里可以落脚让她撑起身体

  身体贴的太近,彼此身上的温度都可以感受得到,伴随着温水,身体微微摩擦,有些微痒,那痒的感觉像是传到了心底,那样的挠心挠肺

  她粉色的皮肤泛着水光,粉嫩嫩的像是出水的芙蓉一般。被水打湿的睡衣,粘在身上,▓凸起的美好,▓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对他而言,这具身体很有诱惑力

  光线足够她能看清男人的眼睛,黑曜的眸子,她只是看了一眼便急忙避开,▓她脸在滴血,尴尬的从他身上起来,慌忙道歉,“对不起。”

  三番两次,不是洗完澡让他看见,就是摔倒在他身上,次数多了,谁会相信不是故意的

  叶佳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脑子里面还像是烟花炸开了一样,凌乱的无法思考,听他问这话,反应慢了半拍,“我不明白是你是什么意思?”

  双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不解的看着他,霍庭琛看着那双眼睛,灵动的会说话,他看得出来她不是装的

  今晚她没有昏睡过去,所以将霍庭琛照顾的很周到,包括把人给扶上了床,幸运五张生死她帮他把被子盖好,她自己去睡了沙发

  早上起床,她洗漱完了就下楼去做早餐,下楼时就听见了霍母再和霍庭瑀起争执

  霍母气得发抖指着霍庭瑀,“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家门,我就会让那个徐子淇永远在江市消失!”

  “是您说话不算话!妈您答应过我的,只要婚礼上我替大哥出面,您就答应我和子淇结婚的。而且子淇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您不是一直都盼着要抱孙子的么?”

  如此低声下气的声音,叶佳还以为这个小叔子是一个凉薄的人,他对她的不满意,是因为那场婚礼,他也是被迫的,怎么可能会对她有好态度

  这时,沐之秋突然抬起头欣喜地说:“好了,喝下去都没有吐出来,只要补液及时,马上就能改善脱水的症状。谢谢你帮忙。”

  谢他?萧逸千年寒冰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淡淡地扫了沐之秋一眼,说:“不必,她是本王的皇祖母。”

  “呵呵!我倒是忘了。”说完沐之秋将他往旁边一推,说:“你先出去,我要察看一下太后的gang门。”

  见萧逸没有反应,沐之秋又笑道:“对,你是太后的孙子,不用避嫌的,那你就帮我把太后的裤子脱下来吧!”

  萧逸尚未来得及发怒,身后突然传来不怒自威的声音:“这等事,还是由朕这个儿子来做吧!”

  沐之秋和萧逸同时回过头去,刚好看见萧震天掀帘进来。到底是皇帝,沐之秋的命令起不到威慑作用,刚才没及时跟进来应该是还没反应过来吧?此时当然不放心要进来看看

  幸好不是做手术,不然的话,要是随便有个大人物闯进来是会引起严重感染的。不过患者家属焦急的心情沐之秋还是能理解的

  她体谅地冲萧震天点点头,说:“好!那就劳烦皇上将太后的裤子脱下来,动作要轻一些,我刚给太后喂下一碗参汤,动作太大,会引起太后胃部不适的反射性呕吐。”

  萧震天虽然听不太懂沐之秋在说什么,但也听明白了动作要轻柔缓和,不由地点了点头

  萧震天是个将近五十岁的老人,做这种事情本来就力不从心,如今儿子愿意代劳自然应允,交代两句便在床边坐下

  太后因为急性腹泻,已经导致了脱肛,而且太医们不便直接检查gang门,宫女和太监们伺候的手法又不专业,太后的gang门水肿得厉害,还有些充血溃烂

  “无需!”沐之秋镇定地说:“止泻太急细菌无法完全排出体外,反而不利于恢复。不过可以让太医们取点润滑的膏药来涂抹在gang门四周,再次腹泻时可以减轻太后的痛苦。”

  这番话萧震天和萧逸倒是听懂了,还没等萧震天发号施令,萧逸已扬声道:“来人,速去敬事房取外邦进贡的薄荷养颜膏来。”

  沐之秋不知道薄荷养颜膏是什么东西,但听这名字也知道应该是上等的护肤品,▓当真是个败家子

  这要放在现代,只需要花两块钱买一盒痔疮膏或者红霉素眼膏就解决问题了。不过这是在古代的皇宫里面,太后的身份又无比尊贵,只怕此时要吃天上的龙肉,皇帝和靖王爷也会想办法割下两块来

  仔细地给太后清洗了下身之后,沐之秋将薄荷养颜膏给太后涂抹好,这才松了口气重新净了手,对背转着身子的萧逸说:“你把这些脏水端出去,最好倒在茅厕或者偏僻处,不要染给了别人。”

  好么,这个女人不但命令他命令得上瘾了,现在连父皇她都能指挥得团团转。眼见着父皇不但没恼,还笨手笨脚地准备帮忙,萧逸突然唤道:“八弟!” 早在外面等得心急如焚的萧良忙应声而入,才走进来萧逸便黑着脸说:“你将这盆脏水端出去倒入茅厕!”说完扶着萧震天坐在床边,自己重新站在床头弯了腰安抚太后

  沐之秋不由地看向萧逸,这靖王爷好大的架子,可不是生气了么?她不过就是让他倒个脏水,他气什么?要不是上官云清不在,根本不需要他在旁边帮忙

  不过话说回来,萧逸到底年轻机灵,确实比皇帝打下手要得力,没费多少力气,沐之秋就把一碗清水全部喂进了太后嘴里

  大概是前不久才喝下一碗参汤肠胃暂时得到了缓解,沐之秋又给太后清洁了下身,太后这次很乖,像个听话的小宝宝一样配合得很好,一点都没反抗

  眼见着一碗清水一滴不剩地给太后喂了进去,萧震天的眼圈竟有些发红,不由轻声问道:“秋儿?母后她何时能醒?”

  好像除了沐忠国和江晚晴就再没听人喊过她秋儿。不知道为什么,皇帝的这声秋儿听起来竟比沐忠国叫的还要让她窝心,就像父亲在唤自己的孩子一样

  转念一想,她不是和萧逸有婚约么?皇帝作为公公,这么喊自己的儿媳妇也没什么不对。沐之秋忙答道:“皇上莫急,太后她老人家眼下应该不是昏迷,而是睡着了。折腾了大半天,▓她老人家也累了。”

  萧逸就站在太后身边,敏感地察觉出太后此时和先前牙关紧闭时的情形的确不太一样,现在似乎呼吸通畅了许多,还能听到微微的鼾声。不由点头说:“不错,皇祖母是睡着了。”

  沐之秋有些无语,这皇帝看样子确实是急糊涂了,上官云清和张太医那么大的两个人先前出去找输液器,他居然没注意

  微微摇摇头,沐之秋说:“启禀皇上,想要让太后早点康复还需要一些特殊的器械和设备,因此,民女让云清替我准备去了。”

  萧逸的心里却窝了口气,这个女人背着人和上官云清亲昵就罢了,回来了不但无视他的存在,居然还敢当着父皇的面云清来云清去地叫唤,她到底清不清楚自己是谁的女人

  面上阴沉,说出来的话就冷冰冰的,“皇祖母既然已无大碍,父皇就先回去休息吧?”

  这话实在有点不耐烦的嫌疑,好在萧震天知道这个儿子素来孝顺,也熟悉他的脾气,脸上没露出不悦,只是将探寻的目光望向沐之秋

  沐之秋倒没听出来萧逸的不耐烦,接口道:“是,皇上!太后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这么多人守在康宁宫里也没用,不如让大伙儿都先回去,明日一早再来,那时候,太后就醒过来了。”

  “当真!”沐之秋信心十足地保证,“明日一早,定让皇上看见一个健健康康的太后。”

  萧震天心头巨石放下,脸上顿时显出疲惫,道:“那好,逸儿,你且在这里给秋儿帮忙,父皇就与你母后他们先回去了。”

  沐之秋没忍住,轻轻笑出声来。这个八皇子看起来闷声不响,其实也挺可爱嘛!明明关心自己的奶奶,却要找个这么烂的借口

  沐之秋不由瞪了萧逸一眼,笑着对萧良说:“八皇子,你进来吧,刚好帮我把窗户打开。太后上吐下泻了大半日,这屋子里的空气实在污浊不堪,该好好通通风才是。”

  “好!”萧良喜不自胜地走进来,竟乐呵呵地去开窗户,像大过年吃了糖般开心

  萧逸的眉头微不可查地挑了挑,不但父皇听她的使唤,连向来冷静稳重的八弟也被她指挥得团团转,他萧家的男人今儿个都怎么了?怎么对这个女人言听计从的?若不是看在皇祖母的份儿上,他一定要给这个死女人好看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